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秦楚歌姬如雪 > 第665章 从你的座位上站起来,滚出蓬莱殿!

第665章 从你的座位上站起来,滚出蓬莱殿!

作者:免费阅读 返回目录

“秦楚歌!?”


“谁允许你来蓬莱殿的?”


蓬莱殿门口,秦楚歌刚随护卫走下一只灵兽坐骑,却被一道呵斥定格在了当场。


秦楚歌转头看去,大殿门口的另外一条道路落下来一只黑豹灵兽。


冤家路窄,来者宁东一!


宁东一主持武道盛会,又出自国师府,跟陆缺的地位对等。


他要吃午饭,肯定要来蓬莱殿,而不是在会场随便凑合一顿。


哪曾想,上午的武道盛会结束后,他跟山海盟的两名长老找地方聊了一会,故此耽搁了一些时间。


等他落地蓬莱殿,却看见秦楚歌破天荒的出现在这里。


“你能来,我为何不能来?”


秦楚歌没给宁东一好脸色。 记住网址m.9biquge.com


这货上午在会场百般刁难自己,鬼才会跟他客气!


“放肆,我乃国师府第一文相,来蓬莱殿天经地义。”


“你一没被浮岛宗门选中,二没国师的批示,谁给你的胆量来这里?”


宁东一冷喝道。


“护卫大哥,宁管事不让我进,我还是回去吧!”


秦楚歌把难题丢给了蓬莱殿的护卫。


“别别别……”


护卫赶紧拽住了秦楚歌,转而向宁东一鞠手行礼,开口道:“宁相息怒,秦先生是陆统领邀请过来的。”


“什么?”


宁东一的脸色难堪到了极点。


陆缺跟他的地位对等,都代表着国师的威严。


如果是陆缺邀请,宁东一哪里还敢赶走秦楚歌。


“此话当真?如果你敢骗我,你知道后果!”


宁东一还是有些不相信。


“小的不敢欺瞒宁相,的确是陆统领邀请的秦先生!”


护卫赶紧应承道。


“这个陆缺,脑袋被驴踢了吗?”


宁东一这一听,气的暴跳如雷。


他狠狠的看了一眼秦楚歌,却发现这小子也在盯着自己。


“秦楚歌,你身份低微,没资格跟浮岛宗门的大佬一起用餐。”


“等我吃完你再进来,我会跟陆缺说明情况。”


言罢,宁东一也不管秦楚歌和护卫答不答应,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大殿。


“宁相,宁相……”


护卫这一看,急的都要跳起来了,一个劲的呼喊宁东一。


只可惜,宁东一铁了心的要给秦楚歌难堪,压根不给任何回应。


“这这这……这该如何是好?”


护卫一时间都快哭了。


宁东一是国师麾下第一文相,陆缺是第一战将。


两人的地位对等,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护卫,哪头也不敢得罪。


“秦先生,要不就委屈您再次等一会?”


护卫只能跟秦楚歌商量了起来,用一种恳求的口吻。


“护卫大哥,你讨厌这货不?”


秦楚歌笑着问道。


“整个蓬莱仙山谁不讨厌他?”


护卫不敢说的太大声,拽着秦楚歌小走了几步,压低声音说道:“就这货,仗着自己是国师府的第一文相,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南斗国的独断专制,有一大半都是这货搞出来的。”


“陆统领虽说平日里冷冰冰,但人家起码讲道理,宁东一这货是不近人情,逮谁咬谁!”


“秦先生,你可千万要小心,这货就是一条疯狗!”


护卫不忘提醒秦楚歌。


的确,秦楚歌已经领教了宁东一的手段。


这货真是一条疯狗!


就拿来蓬莱殿吃午饭这件事,护卫已经跟他说了,秦楚歌明明是陆缺邀请的,绝对有资格走进大殿。


到了宁东一这里,则换成了他要先用餐,等他吃完才允许秦楚歌进入大殿。


秦楚歌何曾受过这等待遇,又怎么可能忍得下这口恶气!


于是,他问护卫:“想不想弄他?”


“怎么弄?”


护卫满脸惊讶之色,却又是下意识的摆了摆手,他明显的很害怕。


护卫劝阻道:“秦先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我建议您还是暂时委屈一下在此等候,千万别再激怒宁东一了。”


低头?


秦楚歌摇了摇头。


他此生向谁低过头?


“你在一边看着,我要让这货亲自出来接我进去。”


秦楚歌自信一笑,向着大殿入口走去。


“秦先生,你要做什么?你可千万别冲动啊!”


护卫不知道秦楚歌要做什么,实在是担心他的安危。


在这跟宁东一直面硬怼,真没好果子吃的!


“下荒州炎夏秦楚歌到访,请教一下蓬莱殿的规矩……”


秦楚歌走到蓬莱大殿门口,朝着里面高声喊了起来。


护卫:“……”


他一下子懵了!


请教蓬莱殿的规矩?


此时,大殿内,宁东一已经落座。


他只字不提秦楚歌到访的事情,坐下后也不管其他人没动筷子,直接要拿起筷子吃饭。


“饿死鬼来这投胎了?”


陆缺看到宁东一这个随意的样子,直接厉声呵斥道。


“你好意思挤兑我?”


宁东一此时就是个炸弹,刚才跟秦楚歌在大殿门口就一肚子火气。


“武道盛会你不管不问,让我一个人操持,我不能在这吃饭?”


“我和你皆听命于国师,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宁东一也不是善茬,当着南文海等大佬的面跟陆缺呛了起来。


不巧,陆缺刚要回怼,大殿外传来了秦楚歌的声音。


“秦楚歌来了……”


南文海站了起来,其他大佬也站了起来。


不为别的,陆缺提议邀请秦楚歌,而秦楚歌在武斗台的表现早已征服了他们。


莫说是陆缺有把秦楚歌收入麾下的心思,其他八位大佬都是这么想的。


这等百年不遇的天才,必须要为己所用。


然而,秦楚歌这句话却是让在场之人疑惑百生。


“秦楚歌要请教蓬莱殿的规矩,向谁请教?蓬莱殿又有什么规矩?”


“来都来了,直接进来便是,护卫是干什么吃的?领人都不会领吗?”


“这踏马什么情况?”


诸位大佬很是生气,尤其是南文海,直接爆粗口了。


“谁踏马阻拦秦楚歌进蓬莱大殿?”


南文海愤然离座,率先朝门口走去。


冷聪很快跟上,流天逸等人也赶紧离座追了出去。


南文海等人的举动,让宁东一差点没把眼珠子瞪飞出去。


这踏马什么情况?


老子来这用餐,你们不但不作陪,居然去迎接一个不入流的小瘪三?


把国师府麾下第一文臣视为空气?


简直岂有此理!


“陆缺,这就是你教育的各大掌门?”


宁东一怒火冲天的看向陆缺。


不曾想,陆缺也站了起来。


“我提议邀请秦楚歌来此就餐,别人没这个胆量阻拦他进门。”


“按照你的德行,此事必是你所为!”


“你现在都嚣张到无视我的地步了,那我也就没有必要跟你客气什么了。”


“从你的座位上站起来,滚出蓬莱殿!”


陆缺语气冰冷,一瞬间杀意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