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听说爱情靠进过 > 第68章 在夜思念中身影慢慢消淡(请收藏请推荐)

第68章 在夜思念中身影慢慢消淡(请收藏请推荐)

作者:水瓶宇宙 返回目录

下了高铁,因为路线不同,我们和保镖分道扬镳。


原本以为要打滴滴回去,没想到公司竟然派专车接送,看来韩笙这个经理也不是白当的,虽然没有王总强,也算是不差。


“待会先送梁小姐回去,再转到公司一趟。”韩笙交代着司机。


“好的,韩先生。”司机点了点头。


“妳回去休息一天吧!明天再到公司就好。”韩笙对我说。


看来韩笙是不打算回蓝居了,一切又回到去重庆前的原点。


“OK!”我简单扼要的回应。


“晚点我会把一些考察的相关资料传给妳,妳汇总整理一下,明天下午开会需要用到。”韩笙接着说。


“没问题,我这部分的统计数据在昨天也整理的差不多,应该很快可以完成,晚上处理好我再mail给你。”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苦命的日子要开始了。


下了车后进了屋,离开了十几天的蓝居,看着屋里的一切,竟然有种回家的舒适感。


之前一直把这里当个宿舍,跟短租房差不多吧,就是临时小住的感觉,没想到出差回来,心境居然有所不同。 一秒记住http://m.9biquge.com


上了楼梯再次看到蓝月墙上那幅画及提词。


『梦中的地方如此的鲜明,这么触手可及却到不了湖水的彼岸……』


蓝月写这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应该有极大的无力和失落吧。


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离自己而去,没有任何原因就再也见不着面,甚至这些年一直认为是自身的问题而失去对方。


如今知道了一切的真相,他的心境又是如何?


盯着画沉思许久。


我忽然心疼起他来。


☆☆☆


回到房间将行李放好,我寻找包包里的随手记事本,想写点什么下来,但那记事本却怎么也找不到。


『该不会在船上弄丢了吧?』我心里想。


最后一次见到记事本,是下船前一夜,那时候在甲板上还有拿出来写字,我印象很深刻。


再来呢,拿哪去了?天哪!我该不会真的把它丢在甲板上了吧?


在翻箱倒柜,确定完全找不着之后,我为自己迷糊而失去的记事本哀悼三分钟。


哀悼完毕,我到附近的商场,重新买了一本记事本,碰巧看到油画工具,想到很久没有提笔涂鸦了,顺便也捎了一套回去,看看手机确定韩笙还没有传来资料后,我又小逛了一下,最后吃完晚餐才回到蓝居。


一进门,屋里一片黑暗,韩晴不在家,韩笙果然也没来。


无聊之馀,突然想起许久都没进去海之星砂聊天室晃晃了,于是立即打开电脑,登了进去。


原以为里面应该只有小猫两三只,没想到热闹的很!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


小瑜儿:『大家安安安安安安阿~』


漾漾:『小瑜儿好久不见了,最近好吗?』


小魏魏:『亲爱的,妳来拉!』


大野狼:『哇塞!大忙人出现了!!』


小瑜儿:『没想到一阵子没来,大家还记得我,呜呜呜……』


大野狼对小瑜儿说:『哭屁喔!再假就不像了!』


小瑜儿对大野狼说:『卖阿捏共拉!』


小瑜儿对小魏魏说:『你码拜托,几岁的人了,还取这个名字,恶不恶心~』


小瑜儿对漾漾说:『最近混的还不错,刚从重庆出差回来,还跑去黄鹤楼抓黄鹤喔!』


小魏魏对小瑜儿说:『小弟我今年刚满18……』


大野狼对小瑜儿说:『过太爽!你到底是出差还是去旅游?』


漾漾对小瑜儿说:『黄鹤楼还有黄鹤抓喔?这么好!!』


小瑜儿对小魏魏说:『秦假仙!你是年年只满18吧!』(秦假仙翻译:名为布袋戏人物,闽南音是指太假了)


大伙儿七嘴八舌的说话时,我迅速的扫描了一下挂机的人员,看了一圈里面的名字,似乎没有浩生,看来应该出发去新加坡了吧!


小瑜儿偷偷对小魏魏说:『Eric出国了?』


小魏魏偷偷对小瑜儿说:『早上刚飞。』


小魏魏偷偷对小瑜儿说:『你俩合好了?』


小瑜儿偷偷对小魏魏说:『想太多!』


小魏魏偷偷对小瑜儿说:『前天看他一脸春风得意,还以为你们已经没事了,不过我也没敢多问,怕又踩雷。』


小瑜儿偷偷对小魏魏说:『他现在是打不死的蟑螂!』


小魏魏偷偷对小瑜儿说:『敢有种恐怖?』(有这么恐怖吗?)


小瑜儿偷偷对小魏魏说:『你毋相信?真正是按捏!』(你不相信?真的是!)


最后魏崴也告知我回厦门的时间,因为他那边有事需要我帮忙处理,所以和上海这边商讨之后,他直接帮我确认星期三的机票。


☆☆☆


晚上十点,洗完澡后,韩笙的资料还是没有传过来,不知道这家伙在干什么,难道忙到忘了?还是回家后累的直接躺平?


没事干的情况下,没收到资料又不能直接去睡,在这耗着时间也不是办法。


呆坐在沙发上,望着墙上蓝月的那幅画,我索性拿起炭笔开始在油画布框上随手素描、打底并上色……


画布上,海上夜空星光点点,蓝色的月高挂。


最后在画上提上词并落款蓝心……


【长夜将尽‧月慢降朝渐升


你在夜的思念里‧身影慢慢消淡


我在睁开眼的时间‧心痛不止


生命里打转着每一个孤单的灵魂


只有频率相同的陀螺才能碰触到彼此


如果一定要失落‧是不是可以没有开始


如果没有开始‧我们是不是依然是不交会的流星


遇见另一个寂寞‧会是幸福‧还是更寂寞


星星睡了‧月落了‧蓝色的月慢慢谢幕


迎接一片朝霞‧但太阳下必有影子


遗忘的痛‧在于思念的深‧若没有过去将不会堆栈未来】


☆☆☆


“阿!!!”伸了个懒腰后一翻身,我摔在地上,迷迷糊糊的我开了双眼。


疑?是客厅!


没想到昨晚画着画着,我居然在沙发上睡着了,还好!瞎猫不在,不然我又得挨骂了。


“被子??哪来的被子……”我自言自语并掀开被子。


“妳是不是特爱在我的沙发上睡觉?要不等妳回去的时候,沙发也让妳一起打包回去,免得回厦门,妳睡得不习惯了。”正准备起身,韩笙就在眼前,弯着腰,两只眼睛大大的盯着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