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碧藤满苍梧 > 第29章 骤离

第29章 骤离

作者:一念万里 返回目录

李梧!卫王!!


阿蔓虽然没听过这两个名号,但是她懂得这样的爵位在这时代代表了什么——怪不得啊,这般气势、这样为所欲为......


“我对他们有什么用?真的仅仅是因为做过大郎你的婢女吗?那董将军的样子......”阿蔓更加疑惑。


“董晖应是出于某种不可为人所知的原因,对你势在必得。而卫六,怕是我连累了你......”易深说得艰涩,“卫王和卫六便是我这几年来一直想要投靠和辅佐的人,我在凉州和京中的所作所为、包括搜集曹嗣忠的证据千方百计递到朝中官员手中,都是为了引起卫王府的注意。卫六怕是早就存了考验我之心,可能也有要我或者易家立件大功来表明忠心的打算,但经过上次那场风波,他定是看出了我待你的不同,便改了主意。毕竟,还有什么能比献出至宝更能证明诚意的呢?”


阿蔓只觉讽刺:自己算什么东西,竟然也能莫名卷入这种顶级阴谋之中?无意识地喃喃自语:“至宝?能舍得送出的,怎么会是至宝?”


声音虽细小,易深还是听清楚了,脸色变了又变,哑口无言——阿蔓说得没错,他虽然很护着她,但当自己的前途和易家的命运受到威胁时,他还是选择了舍弃她......


阿蔓也发觉了自己的失言,连忙澄清:“大郎勿怪,阿蔓真的没有怨怪之意。任何人在这样的处境,都会这般决定,如果连家人和自己都不爱护,那还配做人吗?大郎对阿蔓仁至义尽,能有这几年,阿蔓死也无憾了......”她发自肺腑,易深明白她是真心,更觉悲凉、挫败,勉力镇定心神,拉她跪坐在自己身边,“你多知道些,去了那边也许有用......卫王是圣人嫡亲叔父,先皇一母同胞的弟弟。太宗当年本非太子,得位的过程与你所知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总之待大局已定时,太祖的七个儿子,已经只余太宗及陈王这对同胞兄弟了。太宗登基后,待这唯一的弟弟十分亲厚,不仅封为卫王,更欲逾制将卫王出生仅两个月的儿子也直接封王,因整个朝廷和宗室的激烈反对才只得作罢,不过还是不顾群臣的反对坚持下旨封了那婴儿为嗣王,也就是......卫六。这卫六,不,应该是李梧,字子鸾,如今该是十七了,自幼便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不但卫王只有他一子,爱逾性命,连太宗和当今圣人都对他格外不同,圣人嫡出的几位皇子都比不上。放眼京中,无人敢惹这位小霸王、天之骄子......”看见阿蔓懵懵懂懂的小脸,易深更觉忧心,“阿蔓,在所有人眼中,卫六都是个荒唐跋扈、挥金如土、不学无术的纨绔,只会声色犬马、惹是生非。可据我所知和从种种迹象推测,卫王府和卫六都不是表面上这般简单——卫六虽张狂鲁莽,但却从未犯下真正不可饶恕的大过,反倒行事颇有章法,那些行为更像是故意表现给所有人看的。更不用说卫王,数十年前做皇子时,是太祖七个儿子中最能征善战的,太祖称帝后,又奉旨镇守边境多年,威震西北......但自太宗登基后,不,应该是太子出事后,卫王便请辞了一切职务,卸甲归京。一心只做闲王,常年闭门谢客,连圣人和皇室宗亲都极少见面,从不涉朝政,恭顺谨慎,可说判若两人。这可是太不寻常了......”易深的话尾渐渐消声,两根修长手指轻扣案几,这是他思考时的惯常动作。


阿蔓其实还是不懂,想着现在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便直接问道:“大郎为何想要辅佐卫六?以你之能,想要在圣人面前争得一席之地,并非难事。又何必舍近求远?就这般笃定卫王府值得么?”


易深沉黑的眼凝视前方,似乎穿透墙壁定在某个看不见的虚空,片刻后收回视线,认真地望进阿蔓清灵灵的杏眼:“圣人在位已十数年,身边文臣武将,能者众多,我去谋个一席之地,也不过是一席之地而已。我料卫王府必定有所图谋,倒是正合我意——锦上添花谁都可以,雪中送炭才是无价之功,既然如此,我何不自己选择一位主公,一路扶持助其得偿宏愿?男儿大丈夫,不为一时一事,当纵横天下、名垂千古才足慰平生!”


阿蔓清楚了,她一直知道易深志向高远,却没想到竟是这般惊天动地——他这是要搅得天下大乱,风云变色啊!这般野心勃勃的易深,令阿蔓觉得陌生......和害怕。她再次叩头,祝愿易深功成名就,退了出去。


易深沉沉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心头一片混乱,独坐到天明。 记住网址m.9biquge.com


阿蔓没有什么财物,临走时易深带她去向王氏磕头,王氏拉着她和颜悦色地说了些惋惜的话,还有赏赐给她。阿蔓跪地坚辞,只说感恩戴德不敢受赏,王氏也就不再坚持——之前她也拒绝了易深塞给她的数百金,并非赌气,只是既然来时一无所有,走时务必也得干干净净不是?易淑贞、易淑娴姊妹也破天荒地对她露出真诚的笑脸——应该是真心高兴她这个讨厌的贱婢终于再不用在跟前碍眼了。


阿蔓背着个包了两套旧衣裙的小小包袱,跟着易深出了易府。两人骑马走在前面,后面跟着小山和另外几名家仆。


两人一路沉默。


董晖和卫六的宅子并不远,就在距易府两条街外的归仁坊。本地人都知道这个地方,本是一位范姓巨富的家宅,经过几代人的经营,已是城内占地最广、最气派、豪奢的宅邸。几年前,范家忽然举家迁回祖籍滑州,这所宅子里只留了二十几个仆役看护。不知董晖和卫六使了什么手段,是借住还是买下了这里?


大门外站着五六个佩刀的守卫,易深刚要开口,一个英俊精干的年轻守卫已经笑着迎上前来:“这位郎君可是易家大郎?我家主人已经等候多时了,快请随我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