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男篮天空高挂我的梦 > 第一百章 和蔼

第一百章 和蔼

作者:人间卖药郎 返回目录

由于来探望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已经超出了安全人数范围,非常容易造成住院病人感染外界病菌,严重加大了医护人员的工作难度,于是医院请求警察联合安保,把每个病房的人都进行清理,还病人一个安静舒适的休养环境。


上层其中一个双人病房里,因为斐哥的加入而变得安静了起来,他单手捧起病厉本,仔细的着上面的信息,时不时皱眉头,看样子张克凡的手伤得很严重。


另外三人被他的气势所震慑到,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小心翼翼的盯着他看,在他没有开口之前,谁都不敢说一句话。


“嗯嗯,我大致了解你现在的情况了,虽然不太乐观,但是也不算严重,只要好好休养,应该能够恢复到以前的水平。从今天开始我会安排人轮流过来照顾你,有什么需要尽管跟他们讲,千万不要自己动手。”


斐哥放下病历本,心疼的看着张克凡,那眼神仿佛一个慈祥的老父亲在看着自己受伤的儿子一样。


他一开口,大家都不自觉松了一口气,就像是老师终于在讲台上宣读了自己的考试成绩一样,气氛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


“哟,你们也是刚刚做完手术住进来的吗?”


斐哥察觉到他们的动静,于是转过头去和凌熠聊天。


“嗯嗯,昨天下午进来的,刚做完手术不久,您就是张克凡的家长吧?”


凌熠习惯性的想要弄个笑脸,但是只要脸皮扯动到伤口,整个脸部都会发出钻心的疼,使他的表情有些扭曲。


“喔?你怎么知道小凡的名字,你们之间认识?” 记住网址m.9biquge.com


斐哥有些诧异,眼前这个包的跟木乃伊似的家伙居然能够叫出自己徒弟的名字,难道张克凡的交友能力已经有了这么大的提升?


“斐哥,他是我学校里的老师兼球队教练,另一位则是学校里主管文化科教学的老师,他们都叫凌老师!”


张克凡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正式给斐哥介绍过眼前的这两位,所以急忙补充给他做介绍。


“噢噢,原来您就是小凡的教练呀,刚才急匆匆的光顾着看病历,没有及时打招呼,有些失礼,您别见怪。”


斐哥说话很客气,这一点与他的外形极其不符合,搞得凌熠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毕竟自己的一只脚还掉在半空中,看上去特别失礼。


“没有没有,您言重了,作为教练没有好好保护自己的球员,还让他受了这么重的伤,我心里很过意不去呢。”


凌熠很不好意思,这并不是为了恭维斐哥而说出来的场面话,一直以来他都视这群球员为自己精神的继承者,这次意外对他的打击是非常大的,他宁可所有伤害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也不愿意看到球员们有半点损伤。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再纠结于过去也没有太大的意义,翻案不得人心,你已经尽到做一个教练的全部责任了,没有什么可以怪罪的,好好休养才是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


斐哥出乎意料的淡定,他没有像其他家长一样,一出事就把问题怪罪到学校老师的头上,而是找出问题的根本,了解事件的经过,非常明白事理。


一旁的凌辉听得有些出神,他原本以为双方之间必然会发生激烈的冲突,碍于弟弟现在行动不便的状况,即使不动手也免不了大吵大闹一番,没想到这么平静就解决了。


“您能这么想那实在是太好了,我以后一定会更加认真负责,绝对不会让球员们再出现这样的状况。”


凌熠一激动,说话大力了点,触及到伤口,疼得倒吸凉气。


“您还是悠着点吧,既然你是小凡的教练,那么咱们也不要再继续客套下去了,有些话能够敞开说的,没必要这样一直端着。”


斐哥一只手熟练的打开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个保温壶,准备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给张克凡,凌辉生怕他会洒出来,连忙上去帮忙。


“谢谢你,想必你就是教练的哥哥吧?”


斐哥笑着给凌辉点头答谢,他一直在观察两人的长相,因为这两人虽然肤色和气质都不相同,但是神态却出奇的相似,因此他断定这两人肯定有血缘关系。


“嗯嗯,还是您有眼力劲,一般人都看不出我是他哥哥。”


凌辉这句话其实也是他现在的内心写照,都说人很奇怪,小的时候两兄弟亲密无间,两人吃饭睡觉都是在一起,没有任何隔阂。


可是自从他决心舍弃篮球之后,弟弟与他就产生了分歧,他希望弟弟能够支持自己的决定,陪他一起放弃篮球,可是偏偏事与愿违。弟弟不仅不肯放弃,还选择了与自己截然不同的道路,这也导致了两人的最终决裂。


当他成功考上名牌大学之后,穿着变得讲究,谈吐和行为都刻意进行了改变,为的就是和弟弟区别开来。他要证明给弟弟看,自己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执迷不悟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但随着年岁的增长,很多事情逐渐被岁月所冲淡,唯独血浓于水的亲情愈发强烈,使得他开始重新审视自己与弟弟之间的关系。心可以通过交流逐渐变得靠近,但是外形上却永远不能再接近了。


他很渴望能够回到童年时期那样,大家一眼就能够认出来两人是亲兄弟都那种状态。如今斐哥能够看出他们之间的相似,对于他来说是莫大的喜悦。


“哈哈哈,一进来我就觉得你们俩特别相似,正所谓打虎不离亲兄弟,我还挺羡慕有哥哥或者弟弟的。”


斐哥一边和他们客套,一边把粥递给张克凡。


这粥自从打开后病房里就充满了浓浓的香味,但是表面却还是一碗稍微黄一点的白粥,看不出又任何特别的地方,引得凌熠忍不住吞了几下口水。


“教练,您要不也来点?”


斐哥笑着把保温壶递给凌熠,示意给他倒上一碗。


凌熠看了一下哥哥。内心十分纠结,自己明明非常讨厌喝粥这一类平淡无味的东西,但是眼前的这壶里的粥却能够如此之吸引自己,好香尝一下一探究竟。不过这样做又会让哥哥陷入难堪,因为自己面前正摆着他辛辛苦苦为自己打包的粥,到底应该怎样做才能两全其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