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一胎三宝战爷晚安 > 第20章

第20章

作者:洛诗涵战寒爵 返回目录

第20章


战夙停下脚步,怒视着那个说他坏话的小朋友。


战夙的眼神杀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成熟和威力。


小朋友胆子小,吓得直往她妈妈怀里躲。


家长看到自己的孩子被战夙吓得发抖,冲着战夙大呼小叫起来,“这孩子瞪什么瞪,你妈咪没教过你瞪人不礼貌吗?”


助理觉得战夙可怜,准备上前为战夙解围。


白楠宁却拉着她,道,“战夙这孩子心气太高,让他受点教训也是好事。否则他这身臭脾气不改,我以后进了战家恐怕就没好日子过。”


战夙最讨厌有人说他的妈咪坏话,而这个学生家长却犯了他的逆鳞。


“不许说我的妈咪!” 战夙瞬间如发狂的小狼狗,朝那个训斥他的家长猛扑过去。


“这孩子疯了吗?谁是他的家长,怎么不管管。”那家长将战夙的双手拽在手里,不许战夙攻击她。


见没有家长回应,狠心一推,战夙就跌坐地上,头撞到旁边的石柱上,立刻起了一个青包。 记住网址m.9biquge.com


白楠宁见状,心里有些害怕,如果战夙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战寒爵肯定不会原谅她。


她终于站出来,朝战夙走去。


周围的人对她指指点点,“哪有这样当人家妈妈的?”


白楠宁脸皮薄,从小到大还没有受到这样的羞辱,心里懊恼,便将怒气宣泄到孩子身上:“战夙,跟我回去,丢人现眼。”


就这样,白楠宁将战夙塞回车里,又送回了海天一色。


其实洛诗涵到达海天一色好一会了,因为别墅里没有人,没有见到战夙,她又舍不得离去,便站在门外等着。


白楠宁的车停在洛诗涵旁边,车窗缓缓滑下,洛诗涵就听到白楠宁气急败坏的教训战夙,“人家说你没有教养,你就应该反思自己的错误,你横什么?你刚才表现得就跟疯子一样——非常没有风度!”


洛诗涵望着车里的战夙,孩子低垂着头,英俊的小脸蛋上摆着宝宝不爽的脸谱,额头上的青包沁出血迹。


战夙闷闷的从车里走下来,白楠宁看到洛诗涵时微微错愕,然后鄙夷的问,“你就是战夙的保姆?”


洛诗涵点点头。


白楠宁狐疑的目光将洛诗涵全身上下都扫了遍,最后扬起下巴,颇为倨傲道,“寒爵从哪里找来的保姆,还挺有几分姿色嘛!”


洛诗涵懒得理睬她,而是调转脚步去追战夙,“夙夙,你怎么受伤了?”


与白楠宁那种高高在上的口吻比起来,洛诗涵的声音温柔得跟春风一样,眼底的焦灼那么浓郁。


战夙没说话,懊恼的踢着脚下的大理石瓷砖。


白楠宁跟上来,尖酸刻薄道,“有学生家长批评他没家教,他就冲上去跟别人打架,被教训成这个样子......”


洛诗涵一听,顿时愤怒的望着白楠宁,战夙被打成这样,她还能一副置身事外的姿态。战寒爵怎么请这样冷漠心肠的人送战夙上学?


洛诗涵气得不得了,“骂我家夙夙没家教,没有风度的人是她才对。夙夙,你带我去见她,我要替你讨回公道。”


战夙不由有点怔楞。


他爹地遇到这种事情,都是很绅士的直接打电话给老师,交给老师处理。


最后的结果不好也不坏,老师批评了那些同学,那些同学再也不跟他玩了。背后还给他起了绰号:告状精!


战夙思考了一会,鬼使神差的就点头同意了。


洛诗涵将战夙抱到后排座上,径直对发呆的白楠宁道,“麻烦你载我们一程。”


白楠宁目瞪口呆。


战寒爵请的保姆,竟支配她做事?


这个保姆好像有些不寻常。


她倒要看看这个保姆想做什么?


哼,还想巴结战夙,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如果闯了祸,自己正好可以把一切推到她头上。


“开车!”白楠宁坐到副驾,对助理道。


十分钟后。


车子抵达学校门口。


洛诗涵拉着战夙的小手气势如虹的往学校里面走去。真巧,那个教训战夙的家长刚好从学校里走出来。


“就是她。”战夙愤怒的瞪着那个女人。


洛诗涵打开双臂,将迎面而来的女人给拦截住了。


那女人看到满脸怨怒的洛诗涵,微微错愕。


不过看到一旁的战夙后,随即了然,阴阳怪气道,“哟,这没妈的孩子就是可怜,每天都是不同的女人接送上下班。”


这话分明在侮辱战寒爵作风不正派。


洛诗涵直接抬手,干净利落的就甩给那个女人一巴掌。


“你敢打我?”那女人捂着滚烫的脸,气急败坏的嚷起来。


洛诗涵向来护犊子:“我就打你了,谁叫你嘴巴欠呢?你对这么小的孩子恶言相向,既没有风度又没有涵养。”


那女人将她的lv包往前一挺,鄙夷的目光打量着洛诗涵平价的装束,“我不跟你这种寒碜的人计较,我知道穷人受的教育少,我大人大量,原谅你了。”


洛诗涵嗤笑起来,“提个满大街都能买到的lv包,就冒充起豪门来了!”


那女人没想到穿着平价衣服的洛诗涵却拥有如此毒辣的眼光,一眼就看出她的lv包是普通版,脸色顿时难堪起来。


“总比你这种穿地摊货的女人......”还没有说完,洛诗涵忽然从衣领里扯出她的天使之泪的项链,拨开稀松平常的天鹅盒,里面竟然是一颗稀世罕见的宝石——天使之泪!


那女人眸底溢出一抹错愕,惊讶的打量着洛诗涵。


白楠宁望着吃瘪的女人,疑惑的走过来,洛诗涵瞬间关闭了她的天使之泪,皙白的脖子上挂着一只黑天鹅。


“我不跟你说了——”那女人见洛诗涵气势逼人,便打起退堂鼓来,作势要走。


偏偏洛诗涵不放过她,“给孩子道歉。否则今天你走不了。”


那女人拉不下脸来,黑着脸争辩,“你家孩子先对我家儿子无礼的,凭什么要我道歉?”


洛诗涵瞥了眼旁边默不作声的战夙,道:


“如果战夙确实对你家孩子无礼了,夙夙应该向你家儿子道歉。但是你以大欺小,弄伤我家夙夙,你必须向他道歉。否则,我将以虐待幼童罪起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