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这个奥特曼没节操 > 第700章,冒牌的奥特之母

第700章,冒牌的奥特之母

作者:猎心贼胆 返回目录

“这是大手笔啊,这个结界差不多覆盖了大半个七号宇宙,这么多实体化的火焰规则,黑暗神殿这群家伙怕是下了血本了。”


沃姆飞了大概有一光年的距离,还是没有看到火焰结界的边界,在这里,四周的环境变成了正常的黑色,以他的视力不用念力辅佐,已经看不到那暗红色的边界了。


“先去赛罗大本营吧,我记得坐标好像是这边。。。”


沃姆周身出现了超时空航行的大火球,再次加快了飞行了速度。


第七宇宙艾美纳尔达星域外围,漂浮着一座巨大的琉璃色菱形建筑,这里就是光之国赞助赛罗的赛罗终极警备队基地。


“到了,不过好奇怪,为什么没有守备系统?”


沃姆落在了赛罗警备队基地的台子上面,很轻松就进入了里面,这不符合常理,作为一个警备队的基地要是这么轻易就能进去,那这个基地未免太失败了。


到了大厅,两座面相惊恐的铜像出现在了沃姆面前。


“镜子骑士!红莲火焰!”


沃姆连忙上前,伸手触碰了一下变成铜像的俩人。


“这是,鸡掰脸星人的铜化玻璃罩?看来是进入贝利亚的剧情了,先把他们救出来。” 一秒记住http://m.9biquge.com


这事儿换个其他的奥特曼可能就没辙了,但沃姆可是有奥特之母的亲传治疗术,解除铜像束缚对他来说不算太难。


“复原光波!”


沃姆张开双手,一圈银蓝色的光晕扩散了出去笼罩了镜子骑士俩人。


渐渐的,他们身上的铜色开始消失,露出了原本的身体颜色。


“生命分享!”


接着,沃姆计时器冲出两道绿色的生命能源进入了镜子骑士与红莲火焰的体内,俩人的气息开始恢复。


两分钟后,红莲火焰喘了一口大气。


“绝不可能让你。。。哎!?沃姆?”


镜子骑士看着自己的双手说道。


“是你救了我们吗?”


沃姆点了点头。


“大概情况我已经知道了,是希波利特星人干的吧。”


红莲火焰大叫道。


“什么希波利特,是奥特之母那个老阿姨!她叛变了!”


镜子骑士无奈的拍了拍红莲火焰的肩膀。


“你还没反应过来吗,那不是真的奥特之母,对了沃姆,快点去找赛罗,那个冒牌货的目标是赛罗!”


沃姆拿出了一个巨大的铁桶放在地上。


“不急,他们肯定会回来的,咱们玩儿个瓮中捉鳖。”


红莲火焰歪着头。


“什么是鳖?”


“就王八。”


“王八是啥?”


“啧,外星人。”


镜子骑士看着沃姆问到。


“你在弄什么?”


沃姆嘿嘿笑到。


“没什么,只是一些路上收集的怪兽粪便而已。”


红莲火焰与镜子骑士连忙退后了十几步捂着鼻子。


“你什么癖好,喜欢收集这些东西?”


“你们懂个锤子,好了,这些量应该够了,红莲,帮我找个绳子过来。”


红莲火焰翻出一根绳子丢给了沃姆,沃姆用绳子把桶吊了起来,然后变成了极光形态。


“极光幻影!”


他分出两具分身变成了镜子骑士与红莲火焰的模样,还原出他们原本的站位与姿势,身体的颜色变成了铜色。


镜子骑士恍然大悟。


“你是打算来一招出其不意?可为什么一定要有粪桶?”


沃姆意味深长道。


“希波利特星人最看重的就是自己那根吊鼻,有了这玩意儿,他一身实力要锐减一大半。”


红莲火焰竖起了大拇指。


“够阴险!”


“行了,先找地方藏起来吧,我猜赛罗很快就要回来了,等这里的事情解决了你们给我说一下这个宇宙里面发生的事情。”


“那就去楼上档案室吧,里面有监控器可以看到这里的一切。”


“那行,带路。”


十分钟后,两团光芒直直冲向了基地,正是赛罗与冒牌的奥特之母。


“红莲!镜子骑士!”


刚刚回到基地,赛罗就看到了自己变成铜像的伙伴,连忙上前查看。


他身后的奥特之母手中汇聚了一颗能量球缓缓靠近了赛罗。


“他们好像被变成铜像了呢。”


在他准备袭击的时候,赛罗反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这股杀气,你不是奥特之母吧?你到底是谁!?”


赛罗把冒牌奥特之母丢了出去,冒牌奥特曼也没有气恼,而且阴沉沉的笑到。


“不愧是赛罗,还没动手就被你发现了。。。”


接着他的身体开始变形,露出了原本希波利特星人的模样。


“我是希波利特星人,地狱的夏塔尔!赛罗,看看你的手吧!”


赛罗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发现它竟然开始朝着铜像转化。


“什么?”


夏塔尔大笑道。


“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吧,我早已将我族的能力融入了体内,现在你只要触碰到我,身体就会跟他们一样慢慢变成铜像,哈哈哈哈。。。”


“哐当。。”


这时,一个铁桶直接套在了他脑袋上面,一些黄白之物洒满了他的身体。


“咕嘟。。。。。!!!!!呕!!!!!”


夏塔尔还没来得及闭嘴,就咽了一口下去,随后一股恶臭传来,整个人直接炸毛了。


赛罗也捂着鼻子后退了几部。


“玩屎的家伙,难道是那个贱人来了?!”


夏塔尔丢掉了自己头上的铁桶,跪在地上疯狂呕吐。


“是谁!?呕!竟然敢暗算夏塔尔大爷!”


“是我。”


沃姆落在了夏塔尔面前,学着他的方式自我介绍道。


“我是来自光之国的奥特曼,天堂的魔鬼。”


“喂!死贱人!别在我家里丢屎啊!”


“哈?老子这么远来救你丢个屎怎么了?”


赛罗上前揪住沃姆肩膀气愤道。


“那你告诉我,那家伙现在身上都是屎,怎么打!”


沃姆也不服输的用自己脑袋顶着赛罗的额头。


“用光线打啊白痴!”


“老子当然知道用光线打,用你教吗!?”


“那你打啊!”


“打啊!”


“你们两个混蛋!可别无视本大爷呕!”


“别再给我吐在地上了!赛罗集束光线!”


“你在教我做事吗!卡修利斯光线!”


夏塔尔刚刚说了一句话,就被两条光线怼出了基地撞在了一块陨石上面。


沃姆跟赛罗追了出来,看着还剩一口气的夏塔尔,同时把双手的食指中指并拢,交叉在额头上面。


“艾梅利姆光线!”


“撕裂火线!”


“额啊啊啊啊!!!”


“轰!”


在不甘的嘶吼当中,夏塔尔炸成了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