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精灵:我转生成了百变怪 > 第五十八章 巡护员考核第二夜

第五十八章 巡护员考核第二夜

作者:卖艺换酒 返回目录

把凯罗斯的精灵球放入书包里,再将‘四天王’收回精灵球,一切准备完成。


苏谦变身成飞行速度最快的大嘴雀形态,连续三次使用高速移动,以不逊于汽车飞驰的速度,赶往徐桦所在的方向。


以这样快的速度赶路,自然无法观察树林中的精灵。只是在收服凯罗斯后,太阳已经落山,天空中的下弦月与星辰,本来就不足以为苏谦提供足够的光亮在森林中搜寻精灵。


等苏谦赶回徐桦所在的小小营地,调皮的小福蛋已经回到精灵球里去睡觉,白日里始终嚼个不停的肯泰罗们安静了下来,可达鸭们聚成一团也不嫌弃夏季夜晚的炎热,没见到的金鱼王似乎被收到了精灵球里。


燃烧的火堆偶尔发出噼啪声,像是黑暗中指引方向的灯塔。火堆旁边,徐桦和胖丁,各自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大眼瞪小眼,不知道在对视些什么。


“百变怪,你回来的好迟啊。”


锅子里的面条已经被煮烂。


“等等,我重新给你煮一碗。”


煮烂的面条本来要被倒掉,却被苏谦拦住。


“什么,你的意思是给尼多王吃吗?”


3号精灵球被摁下,里面暂时住着的是尼多王。 首发网址m.9biquge。com


“啊,呃,还真吃了,行吧。”


尼多王表示不够吃,再来点。


幸福蛋、独角犀牛、哥达鸭依次被放出来,小小的营地再度热闹起来。


尼多王在大吼大叫:“呜吼!”


一怒之下,苏谦变身哥达鸭,猛朝着这个夯货脑袋喷水枪,“吵个屁啊,总会给你的!而且就属你最能吃。他妈的,战斗不积极,吃饭最积极!”


跑来跑去躲避攻击的尼多王,一脚踏入还在睡觉中的可达鸭们,扰乱了它们刚刚入眠不久的清梦。


被惊醒的可达鸭惊讶地发现竟然出现了两个‘老公’,一时间惊起鸭声一片。


而胖丁和幸福蛋则躲到了一边,生怕尼多王踩到自己,遭受无妄之灾。


哐当!


黑灯瞎火的,尼多王一不留神被趴在地上的独角犀牛绊倒,终于安静了下来。


苏谦趁势跳到尼多王的身上蹦跶,欢庆这个傻蛋‘罪有应得’。


“安静点啊,吃个饭这么闹腾,”徐桦无奈地捂住脸。


停下打闹,苏谦终于想起还有正事要解决,把最后一个精灵球拿了出来——凯罗斯,还需要跟它摆事实,讲道理。


“喂喂,头上长角的,”苏谦跳到独角犀牛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被放出来的凯罗斯,“考虑的怎么样了?”


“叫我?”尼多王慢慢爬起来,疑惑地问道。


苏谦简直要被气晕,“没问你,等一边去,马上开饭。幸福蛋,给这个头上长着大角的家伙治疗一下。”


“哦。”尼多王只想干饭。


幸福蛋远远地放出治愈波动。


被治疗之后的凯罗斯慢慢爬起来,相当不服气地说,“一对一的战斗才可以。”


“这样啊,”苏谦眼珠一转,“尼多王,就决定是你了。”


“不打,我要吃饭。”


“刚才不是吃了一碗面过了嘛,快点,打完就吃饭,”苏谦催促道,“用‘啄’技能,啄知道吧,就是你尖角去顶,威力小一些的,别老用那招让大角变长的招式。”


“好吧,”委委屈屈的尼多王走向凯罗斯,“快点来吧,我赶着吃饭。”


半血凯罗斯对战满状态尼多王,作为一只虫系精灵,还被对方用飞行系技能克制,而自己会的格斗系和虫系技能,攻击毒与地面复合属性的尼多王,通通效果不佳。


再加上它的实力似乎也弱于尼多王,两只以近战为主的精灵战斗相当乏味,几乎是凯罗斯毫无还手之力地被尼多王摁着揍。


“9分的凯罗斯啊,”徐桦走过来递给苏谦一碗面,“怎么又打起来了?”


吸溜~苏谦接过碗,低头嗦了一口面条。


只是那么一小会,再抬头,就看到凯罗斯躺在地上爬不起来了,眼角的显示屏前还刷过一行信息。


【凯罗斯被击败。获得经验值5点】


“够了,尼多王去吃饭吧,人类在给你们准备晚餐,”苏谦捧着碗,跳到凯罗斯面前,站着俯视趴在地上的精灵,活像是影视剧中的反派BOSS。


而反派的打手——尼多王欢天喜地松开凯罗斯,跑去找徐桦了。


“怎么样?”苏谦悠闲地吃着面条。


“怎么……不是……你来打?”凯罗斯气若游丝。


“幸福蛋,再给它治疗一下,”苏谦回头招呼一声,“手下的实力,也是我的实力啊。战斗靠的不是蛮力,靠的是头脑。”


他已经有点不耐烦了,如果凯罗斯还不肯同意,那就拉倒,反正不过剩下一天,自己的集结的战力也应该足以战胜这个保护区里的任何精灵。


为所有精灵分发完食物,徐桦捧着一把精灵食物走过来放在凯罗斯面前。


被治疗后的凯罗斯对食物不屑一顾,缓缓爬起来,还是盯着苏谦看,“除非你打赢我。”


“先吃东西吧,”苏谦叹了口气,“今天太晚了,明天早上我和你单挑打一次吧,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用头脑战斗。”


真是麻烦,这些临时手下,野生精灵就没一个省心的。


对战凯罗斯其实很简单,苏谦全程围观了它的战斗,这家伙的招式全是近身招式,变个飞行精灵在天上往下扔技能就完事了。


唯一浪费的只有时间,它的白板实力比自己强,得揍好一会。


“诶,是不喜欢吃吗?”徐桦看到凯罗斯没有理睬食物,皱着眉苦思冥想,“学校里好像教过,凯罗斯喜欢吸食树汁,是因为它们喜欢那种清甜的味道,这种精灵普遍嗜甜来着。”


从苏谦的书包拿出一块巧克力,徐桦撕开包装,小心翼翼地递向凯罗斯,“吃这个吗?”


嗅,嗅。气味香甜诱人,凯罗斯忍不住了,张开牙刷状的可怖大嘴,咔嚓一口,将巧克力咬掉大半。


“!”苏谦眨眨眼,认出凯罗斯在吃什么,劈手从徐桦手中抢过剩下小半块,“这是我的巧克力,你还不肯认我做头领,居然就开始吃我的巧克力。”


“头领!”


节操是什么,野生精灵没有的。


“……”


巡护员学院考核的第二晚,苏谦过得比第一晚更加喧嚣。


沿着河流一直向上,沙狐精灵保护区的栖山湖边,张易一行5人艰难跋涉到了这里。


天已经全黑,半是被云彩遮掩地下弦月洒下一道银光,映照在湖面上,波光粼粼,显得格外幽静。


站在湖边看向远方,是一片黝黑的夜幕,湖水缓缓拍击在岸边的卵石上发出哗啦声。


“终于到了,”张易心神稍稍放松了些,长舒一口气。


骑乘的嘟嘟在草原上的跑步速度很快,但在森林中却快不起来,它们巨大的脚爪很容易被森林里的藤蔓、枝条勾住,不得不降低速度,以防摔倒。


太阳落山以后,森林的视野昏暗,几人更是不得不将嘟嘟收回精灵球,徒步行走。


种种意外导致原本预定傍晚抵达的计划,被拖到了现在晚上将近9点钟。


不过即便抵达目的地,也暂时还没法休息,帐篷、篝火、迟到太久的晚餐,都还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去准备。


“张易,只剩下一天了,这边真的有足够合适的精灵捕捉吗?”后面一名男生拎着背包,忧心忡忡地跟上来,“我只捕捉了6只精灵,还剩下5枚精灵球。”


“我也只捉了7只精灵啊,剩下5个精灵球,我做事很公平的,”张易轻轻叹气。


作为领队,还要承担组织、安抚这些临时队员的职责。


他转过身,右手轻轻搭在对方的肩膀上,认真说道:“沈乐章,你在第五顺位收取,我们按规矩来,不要急好么。我敢向你保证,参加考核的其他学生大部分都还不如你。”


沈乐章立刻反驳:“中午碰到的那个徐桦,他应该能够把15个精灵球全部捉满肯泰罗吧,那我肯定没有他分值高啊。”


被抬杠的张易有点尴尬,皱眉道:“总是有些学生和他们的精灵会比较特殊,巡护员考核的目标是大部分人,不是为少数一两个天才而设置的。第一天没搞定嘟嘟之前,我们偶尔遇到的其他学生情况,你又不是没看到。”


回想一下,好像确实如此,沈乐章低声道歉:“对不起,是我心急了。”


对方服软,张易自然而然地顺势画上大饼,这既是说给沈乐章听,也是说给其他人听,“我是浅红市人,据我了解,栖山湖边会有5分的呆呆兽和6分的蚊香君出没,而且它们都是少量群居的精灵,不会像是肯泰罗这么麻烦,也不会那么难找。我们明天争取把所有的精灵球全部装满,不用跑回去,直接发信号请考官飞过来带我们走就行。而且我们骑着嘟嘟跑这么远,这边不会有什么竞争。”


“好吧。”


“走,干活去。”


目前张易的分值是43分,而沈乐章的分数仅仅为36分,距离徐桦已经获得的85分都相去甚远。


实际上,苏谦对于这次考试是有极大地误解的。15个精灵球,还有荆北那句‘满分150分’,都对苏谦产生了强烈的误导。


让他以为要将15枚精灵球都要捉满高分值的精灵,像是上辈子的高考一样满分150分,总得达到90分的及格线才算合格。一直在担心少了两个精灵球,徐桦会不会被卡分这个问题。


苏谦自以为对这个世界很了解,但却缺乏了相对多的细节常识。而徐桦知道一部分,但也不会特意去告诉百变怪。


比如精灵球这个东西,反复捕捉失败,哪怕没被打碎,它也是会坏掉报废的。


再比如,别的训练家是把精灵球当做一种武器,用来打断野生精灵的战斗节奏,并不是非得等自己的精灵把对方揍趴下,才使用精灵球……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忙碌,5名考生在湖岸边搭起小型帐篷,拾取树枝,用打火机点燃起大型篝火。


橙红的篝火火光摇曳,在一望无垠的平静湖面上跳跃反射。


在栖山湖的东北角,两个主动藏身在夜幕中的男人,隔着湖面,看到了如烛光般的篝火。


“达哥,达哥,怎么办?是巡护员,巡护员来了,”杆仔惊惶不已,用力抓住同伙的手臂,声音压得低低的,像是生怕被不远处的人听到。


“怕什么,”达哥轻轻拍掉杆仔抓住自己的手,“他们肯定不是冲我们来的,你想想看,如果巡护员是来抓人的,他们会昼夜不停地派出大量人手搜捕。怎么可能会在湖岸边安营,搭篝火?我甚至怀疑他们都不是巡护员。”


声音沉静,神情平淡,一副很有经验,深谙此道的姿态。


“有……有道理,”杆仔被他的镇定所感染,情绪也渐渐安慰了下来,“那,那他们是谁,我们该怎么办?”


达哥咬咬牙,“拂晓前,你就去联通大海的通道那边附近撒饵,把引诱龙精灵的饵全部撒下去。”


水面太大,两人几乎花了整整一个白天时间,寻找栖山湖地下暗河的通道。能够将携带的诱饵气味尽量向狭窄的通道内延伸,而不是被主干河流带走,对于他们十分重要。


“全部?”杆仔低低惊呼,“那样味道太大,可能会把湖里的暴鲤龙也吸引过来。”


暴鲤龙虽然没有龙属性,但是有微薄的血脉,也会被诱饵所吸引。


“顾不得了,我们交换精灵,”达哥从腰间取下两个精灵球,“你去捕捉精灵。这两个,一个对付龙系,一个以防万一,应对暴鲤龙的干扰。”


腰带上的卡扣还挂着另外一个精灵球。


“达哥,你呢?”杆仔迟疑着从兜里拿出两个精灵球。


“我?”达哥冷哼一声,“这儿放完饵料,我得去监视篝火那边的人啊,能干掉最好不过。我不去,难不成你去。”


听到是去干这个,在凉爽的湖边,杆仔脑门上都冷汗直冒,赶紧把自己的精灵球交给达哥。


交换完精灵球,两人逐个放出精灵,向精灵说明指挥权的暂时移交,然后细细商量彼此精灵所掌握的技能。


无论如何,成败在此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