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大佬请收下摸鱼指南 > 第48章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第48章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作者:全是二 返回目录

程亦可进了电梯,才愤愤不平地吼出来。


“我嘴巴是有毒吗?”


片刻后,程亦可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还能回想起来他亲她脸颊时的触感。


第二天,程亦可一大早打开系统,就被“点名批评”了。


在昨日不符合工作规章的人员名单邮件里,就有她。


其实这个也不重要,她可以随意编制一个理由糊弄上司就行了。


可是他的上司是谁呀?


是徐菓!


是她男朋友!


是她昨天没做完工作就溜走的原因!


这她还怎么编理由,怎么糊弄? 一秒记住http://m.9biquge.com


这就像你的妈妈是你班主任,你逃课回家被你妈妈发现了,然后她当着全班同学,用班主任的身份问你,“你逃课干嘛去了”。


程亦可咽了咽口水,她期望徐菓能看在自己是她亲女朋友的身份,放过她!


虽然,不太可能!


程亦可提心吊胆开始工作,把张雪提出的那些BUG全部列出来。


可是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儿。


她突然想起大佬说的话。他说,测试会不会是故意的!


当时她还一口否决了,可是经过这么久的交流,还有程亦可每天给她的私下讲解,张雪居然没有丝毫的进步,还是像往日一样,连犯得错误都是一样的。


似乎真的是故意的!


程亦可正纳闷,徐菓走了进来,他虽然只淡淡扫了一眼程亦可的工位,但程亦可还是像老鼠见了猫似的埋进显示屏后面。


卧槽,他不是在研B吗?


程亦可还没想完,徐菓已经打开办公室的门。


“程亦可,你来一下!”


程亦可小心肝一颤,看来,逃不过去了。


程亦可抿唇,大不了就说我男朋友有事,我找男朋友去了。难不成他还能为难她?


程亦可自信地点点头,然后推开他办公室的门走进去。


徐菓电脑刚打开,他抬抬下巴示意程亦可坐,然后就开始操作电脑,把程亦可晾在一旁。


这反倒给程亦可整的心慌慌的,她好几次想开口,最后都闭了嘴。


“昨天——”徐菓终于开口,他意有所指地指了一下电脑屏幕,拖腔拿调,“怎么填啊?”


程亦可咽咽口水,站起身,走过去看他的电脑。


徐菓并没有阻止,还侧了侧身子,给她让出位置。


程亦可看着电脑,问题处理选项中有四个选项,一个是身体不舒服,一个是临时有事,一个是无视公司章程,最后一个是其他,需要在旁边备注原因。


程亦可心虚地看了他一眼,指着第二个“临时有事”,她糯糯开口:“要不,这个?”


徐菓拉着鼠标大手一挥,页面跳转到详细页。


程亦可还没看清,徐菓就开始解释:“公司有规定,临时有事需要符合其中一个紧急条件,总的来说,就是要有急事!”


程亦可看他那样散漫,心中不爽,她支起身子反问道:“男朋友的事也不算急事吗?”


徐菓低声笑了一下,耸耸肩膀,有些无赖地摇头。


程亦可咬着牙齿盯着他,难以言语心中的怒火。


如果是男朋友,她打他应该不犯法吧?


可是他同时还是自己的上司,所以,不!能!打!。


“这样吧!”徐菓在她炸毛的前一瞬开口,“你答应你男朋友周末去约会,他可以帮你勾‘临时有事’!”


公!报!私!仇!


程亦可想着自己也没吃亏,反正她也不可能不去,便咬着牙,“嗯”一声答应了。


可是为什么突然就觉得他那么欠揍呢?


算了,等到月底吧,等他离职了再打!


程亦可顺顺气,刚想离开,又转过身。


“徐工——”程亦可想了一下,决定还是说出来,“你上次说,测试部那人可能是故意针对我,原因是什么呢?”


徐菓愣了一下,笑容收敛:“这个一般是私仇,或者就是业务上有过节。”


程亦可低头思考,她和张雪确定不认识,除了这次之外,在业务上也没有任何交集。


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徐菓眼神在程亦可脸上转了两圈:“你想让我帮你解决这事儿?”


程亦可没这么想过,不过他这话里话外的意思,是不打算帮自己的,她不禁有些疑问。


徐菓看着她疑问的小脸:“你总会遇到这些事儿的,我不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程亦可点点头,觉得他说得挺对的。


“我是说工作中不会永远陪在你身边!”徐菓突然提高音量,在解释,“生活中会的。”


程亦可小脸一愣,随即浮上一丝玩味儿的笑意。


徐菓一顿,连忙招手,示意她出去。


总算是被她逮到了,他惊慌失措的模样。


徐菓见她未动,抬抬下巴,脸色不自在地催促:“出去工作!”


程亦可见好就收,乖乖应答:“是,徐工——”


“对了,实在不好解决,就找何东帆!”徐菓叮嘱,“找你的直接领导!”


程亦可出去想了一番,还是想不通张雪故意针对自己的原因。


她决定想去茶水间泡杯咖啡,刚走进茶水间就碰见了何东帆,他也在咖啡机前。


俩人打了招呼,等咖啡的时间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何东帆说:“对了,我看你昨天是不是没处理完系统待办就走了啊?”


“对!”程亦可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儿,我待会儿帮你勾临时有事!”


程亦可皱眉:“。。。。。。”


“不用紧张,每个人每个月有三次机会!”


“帆哥,不问问原因吗?直接处理吗?你处理吗?”


连番疑问把何东帆弄愣了,半响后,他大笑:“有什么好问的,就是为了应付上面而已,我帮你勾了就行!”


何东帆说完,咖啡刚好煮好了,他接了咖啡,发现程亦可还在发愣。


“亦可,没事儿!”何东帆以为她还在担心,于是拍了拍她肩膀,安慰,“没人会为难你的!”


程亦可咬着下嘴唇,她,已经被为难过了!


她掏出手机,打开QQ。


【一颗小橙子】:狐狸!!!


程亦可接了咖啡刚回到工位,便收到徐菓的消息。


【糖油菓子】:这是,昵称?


【一颗小橙子】:我是说你阴险狡诈,老奸巨猾,老谋深算。


【糖油菓子】:暂且当你夸我了。


程亦可发了一串省略号,然后放下手机。


她觉得,这段感情这样下去,她肯定会被欺负的。看来,她得好好找个方法反击这个老狐狸了。


程亦可盯着电脑屏幕,屏幕上是和张雪得聊天窗口。


好像,这个也是需要反击的。


程亦可手指敲打桌面,好一会儿,突然有了主意。


一般程亦可都是修改好了BUG直接提交,所以,张雪那边再次提交过来就是差不多下班的时间了,程亦可就会被卡住时间,被迫加班。


程亦可放在鼠标上的手指颤了颤,咬住嘴唇,撤回提交。


如果她在临近下班时间提交过去,那么被卡时间加班的就是张雪,不是自己了。


程亦可决定反客为主,就这么办!


处理好了BUG,她空闲时间打开公司帮助论坛,里面有遇到职场针对的处理方法。


虽说张雪为难她,也只是让她加班,并没有其他伤害,不过若真是她故意的。。。。。。


都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程亦可看了看电脑上面,自己居然也会做这种事,算了,有了这些东西,也算是有备无患。


希望只是凑巧,只是误会。


下午下班,程亦可按照计划把所有处理完的BUG一整个提交上去。


她是可以下班了,想着张雪要加班,她还是有丝内疚的。


因为,她就是故意的。


一晚上,程亦可窝在床上,连打游戏都有点心不在焉。毕竟做了亏心事,害怕张雪明天上班来质问自己。


第二天,程亦可打开系统。


这么多天,还真是第一次看见干干净净的待办列表。


可是这么说来,更坐实了张雪是故意为之。


程亦可叹了口气,明明她还想帮她的,结果,别人只是耍她而已。


算了,反正也算了过去了,只要后面不再找她麻烦就行。


程亦可开始忙新项目的详设,也没空搞这些。


“亦可!”何东帆突然走过来,神色有些不自然,“张雪,你认识吗?”


程亦可点头,眉心皱在一起。


何东帆叹了口气:“你过来一下!”


何东帆把程亦可带进会议室,然后顺手关了门。


程亦可突然有些紧张,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那个,待会儿,待会儿跟我去法务部开个小会!”


“法务部?”


“不是,你别紧张,严格来说是法务部下面的法规部!”何东帆招了招手,“测试部门的张雪,把你告了,说你故意针对她、欺压她!”


“我?”程亦可指着自己,一脸不敢相信,“针对她?欺压她?”


程亦可无奈地坐下,原本还对她内疚,现在真实觉得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你别激动,你能跟我说一下具体情况吗?”


程亦可叹气,然后把这两周前前后后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当然,把徐菓的那部分摘除了。


“我靠,我就说我项目组下面的人,怎么会欺负他测试部!”何东帆脸色一变,一拳锤在桌子上,“收拾东西,找他们理论去!”


程亦可噗呲一笑,怎么弄得好像是他被冤枉了一样呢。


不过看他这样,像是要去打架一般。


“帆哥,你等我两分钟,我去拿点东西!”


程亦可说完,回到工位,打开和张雪聊天记录。


“呵呵!”果然,张雪已经删除了好友,记录全部没有了。


看来,这是要把她往死里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