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都市极品天师 > 005章 太灵了!

005章 太灵了!

作者:久午 返回目录

唐雨墨嘟着嘴半信半疑,下午她去抓了几味药又回了店里坐着,魏南看她暂时不打算走,就顺手帮她把药煎了。


“这么晚你还不回家?”眼见着天黑,魏南提醒了一句。


“回家的话我妈又要唠叨,而且我还想看看李章求你呢!”唐雨墨满心的好奇。


“李章干嘛求他?”外面忽然传来一个声音,一身西服的刘正伟走进店里,那地中海的发型颇有些引人注目。


唐雨墨看到他一愣,随即打了声招呼。


这刘正伟可不是陌生人,而是他们大学时期的辅导员,外号刘灯泡。有此雅名,一是因为他光滑的头顶,二是因为他这人喜欢当电灯泡。


大学那会,魏南跟李诗诗约会就经常碰上刘正伟,这家伙也不客气,尝尝跟着蹭饭当电灯泡。


几年不见这位辅导员,他们互相都打了声招呼。


刘正伟显然有目的而来,盯着魏南就说:“小魏,昨天你们在群里吵架我都看到了。你那话说的不太对,我来劝你一句,给大家道个歉,这事就算了!”


魏南一听就知道这老刘是来当和事佬的,上学那会他就最喜欢和稀泥,而且喜欢跟班上有钱的同学套近乎,就是一势利眼。


他这次来劝魏南道歉,分明是为了讨李诗诗还有李章他们的欢心。 一秒记住http://m.9biquge.com


魏南摇头道:“我可没跟人吵架。”


“那你说别人要遭劫、要破财,也不合适啊,你说错了话不得给人道歉?”刘正伟义正辞严。


“我只是说了实话。”魏南语气严肃了些,又盯着刘正伟说:“再说你管的也太宽,我说别人跟你有什么关系?”


魏南说话火药味十足,毕竟当初李诗诗出国就有这个辅导员在背后推波助澜,所以他一直看不惯刘正伟。


唐雨墨作为当初的班长,这时连忙出来劝和,生怕他们吵起来。


这丫头还帮魏南说话,拉着刘正伟认真道:“魏南其实挺有本事的,李章今晚说不定还要来求他呢!”


“李章来求?”刘正伟听了一脸讥讽,“人家家财万贯,求魏南干嘛?难不成求他去帮忙通马桶吗?”


唐雨墨哑然……


刘正伟和稀泥不成,讥讽一番之后气愤离去。


唐雨墨有点生气,跺了跺脚嘀咕道:“他们怎么都不信你呢?”


“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低调了吧?能相信我的终究是少数。”魏南无奈一笑,他这么几年来见过太多不信任,早已习惯。


那刘正伟离开没多久,魏南的手机就响了。


“来活了!”魏南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李章”二字,露出一脸意料之中的笑容。


接通电话说了两句,他就拿上自己的包出门。


唐雨墨也满脸好奇地跟着,问道:“李章怎么了?”


“到了你就知道了。”魏南也不阻止唐雨墨跟来。


李章新买的别墅在南城江边的一处高档别墅区里,两人刚到,李章就从里面迎出来。


他看到魏南之后,表情还有些纠结,态度也是不冷不热,并没有立刻说事。


魏南见状不急,就在这等着。


这时里面又跑来个李章的助理,喊道:“少爷,苏城分公司那边又出问题了,管理层全部离职!”


李章脸色大变,这才连忙弯腰跟魏南说:“魏南,你帮我一把,我给你报酬,给你很多钱!”


唐雨墨在旁边有些惊讶,显然没想到李章的态度会跟白天判若两人。


“那是你今天买的别墅?”魏南问了句。


李章点头。


魏南一边往别墅里面走一边无奈道:“都说了你霉运压宫,不能碰房产,为什么不听呢?”


李章脸色铁青,尴尬着没有说话。


昨天魏南给他看手相,他压根就没当回事。而今天他在魏南那边吃瘪,便想着买下先前看好的这幢别墅去炫耀一下。


可谁知道,他中午买下这别墅之后,下午正考虑装修的事情,结果就连连收到几次公司股价莫名下跌的消息,而且没查明原因。


李家是家族产业,可禁不起这样的折腾,于是慌乱之下,李章赶紧联系上胡之安。


胡之安只让李章来找魏南,说他有办法,而且胡之安还特别叮嘱了一番,要李章对魏南放尊敬一点。


虽然李章心里一万个不情愿,但胡之安可是道上的权威,李章不敢不信。再加上半天之内股价腰斩,他不敢犹豫,于是联系上魏南,才有了现在的一幕。


李章身边的助手这时还小声道:“少爷,你怎么找来个这么年轻的风水先生,能行吗?”


“胡大师推荐的,我能怎么办?”李章一脸无奈。


说话之间,魏南已经进了别墅之中看起里面的结构。


“这房子有六处承重的柱子,三个在北,三个在南,横梁南北架开,本来是上好的聚财之相。”魏南摇头,“但是你霉运压田宅宫,这房子福运越强,带来的反噬反而越强。”


“那要怎么办?”李章在旁边急的直跳脚。


魏南用脚量了一下别墅的长度,随后走到别墅大厅的中间,拿了毛笔跟墨水出来,在这画下一个简易的文王八卦。


他坐在乾卦上,指着旁边指示道:“你坐到坤卦上。”


李章点点头,也不管地上的墨水,一屁股坐了上去。


魏南施法,嘴里念念有词,门窗紧闭的别墅里面竟是莫名起了一阵风。李章浑身凉飕飕的,感觉风在绕着自己转。


“左手。”


李章连忙伸出左手,魏南用毛笔蘸着墨水在他手上一点。过了几秒钟又说:“可以了。”


“这就可以了?”李章一愣,擦了手上的墨水一看,大拇指下面那个白斑竟是真的不见了!


上次魏南就说了这白斑是霉运,现在白斑不见,岂不是说霉运没了?


正思索的时候,助理忽然通知道:“少爷,分公司那边离职的人又回来了!”


李章听了又是一愣,这未免也太灵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