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我要做太孙 > 第425章 兴师问罪

第425章 兴师问罪

作者:我要做皇帝 返回目录

,我要做太孙


“微臣拜见皇太孙殿下,殿下万安!”


朱允嗵的车驾到了之后,徐辉祖立即上前行礼。


“魏国公免礼,这不是在朝堂上,还是随意些吧。


因为徐辉祖是迎着车驾过去的,其他人并没有跟着,只看见他向那人行礼,却听不见他们说了什么。


徐妙容疑惑的问道,“姐姐,他是谁呀,兄长为何对他如此客气”


徐妙锦站起身来,眼睛望着那边欣慰的说道:“他就是当今的皇太孙殿下。


徐妙容也跟着站了起来,看了看自己的姐姐,心有疑虑的小声问道:“姐姐,你不能专心礼佛,莫非是因为他吗’


徐妙锦脸上噌的一下就红了,窘迫的说道:“不许胡说!人家是皇太孙殿下,身份尊贵,这话要是传出去那可怎么得了!待会儿你可得谨守礼仪,不能冲撞了!”


“姐姐放心吧。”


就在朱允嗵和徐辉祖说话的时候,张辅已经带着一队人马进入水月庵,在每个角落都安排人看守, 首发网址m.9biquge。com


里面那些不相干的尼姑也被护卫堵在屋子里面,派人看守,不让她们随便外出。


等到准备妥当,这才来到朱允燧面前,道:“殿下,可以进去了。”


朱允嗵点点头,便带着徐辉祖等人进入庵堂。


慧能师太看到这么大的阵仗,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位贵人,恐怕不是一般的尊贵呀!


轮到慧能进去的时候,却被张辅拦住了,并且告知她可以进,不过他的那些徒弟们却不能进去,得先在外面等着。


慧能知道自己做不了主,为了给贵人留下一个好印象,就主动告诉那些尼姑要在门外安心等着,不可造次之类的话。


朱允嗵径直来到水月庵历任主持所居住的那个小院,不过他并没有去西边的屋子,而是坐在正堂里。


“民女拜见皇太孙殿下,殿下万安。”徐妙锦带着自己的妹妹前来行礼。


“免礼,坐在说话吧。”


“多谢殿下


待二人落座以后,朱允燧面露笑容说道:“听闻徐家的四姑娘休习佛法,慧根颇深,这水月庵也是佛缘极好的地方,孤王也想来见识见识。”


“徐四姑娘,不知道你是如何修行的,竟然有如此灵性,要知道昼夜诵经,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徐妙容九岁了,在这个时代已经懂得上下尊卑,懂得礼仪之道,便行了个礼,


回答说道:“回禀殿下,民女与佛结缘还是在三年前,那时候和姐姐们来到庵堂为父亲祈福消祸,


《观无量寿佛经》云:“如是至心,令声不绝,具足十念,称南无阿弥陀佛。称佛名故,所念念中,除八十亿劫生死之罪。


“使父亲的亡魂得以超度,因此多多念经,时间久了就心无旁骛,想着能让父亲免受地狱之苦,可享极乐世界,俗世尘缘皆了断,遨游极乐入西天。”


朱允嗵眉头一皱,说道:“妙容,你为你父亲中山王祈福这個我明白,可你说要期望靠念佛,


来消除往昔所造的种种罪业,除什么八十亿劫生死之罪,这话就有些不妥了吧中山王文武全才,出将入相,位列王爵,怎么会有你说种种罪业呢。”


徐妙容听出来殿下似乎有些不悦,赶紧解释说道:“回殿下话,我父亲虽然有功,可父亲活着的时候屡次征战,杀了太多人,终究是杀孽太重,如果不好好超度,恐怕


朱允燧呵呵笑笑,缓和了一下气氛,口中念道:“始余起兵于濠上,先崇捧日之心:逮兹定鼎于江南,遂作擎天之柱。妙容,你知道这副对联的下联是什么吗’


徐妙容想了一下,对道:“殿下,应该是:破虏平蛮,功贯古今人第一;出将入相,才兼文武世无双。这是陛下为了我父亲写的。


徐辉祖死后,朱元璋特意写了这一副对联,还在徐达王府的左右各建一座牌坊,以为表彰之意。


徐家出出进进都会看到这两副对联,因此徐妙容当然会知道。


朱允燧说道:“说的不错,这两副对联是皇爷爷所写的,就是为了表彰中山王的功绩,元朝末年天下动荡,各处义军风云四起


当时有好些个割据势力,还有北元虎视眈眈,那时候你父亲顺应天命辅佐皇爷爷荡平天下,使天下太平,百姓不再受战乱之苦,黎民不再受冻馁之患。”


“妙容,你应该明白,当年汉朝崩塌,三国鼎立,百姓流离失所,死了多少人,之后五胡乱华,衣冠南渡,


更是有多少的百姓死于战乱当中,多少的百姓被当做猪羊宰杀,那番惨痛的景象,不是史书里面的一行文字,而是用鲜血染成的山河!’


“你父亲为了天下太平,为了百姓,这才在战场上奋勇杀敌,当时如果没有他们这般忠勇之士,今日的景象也会和那时候一样!


所以你要明白,有时候杀人是为了救人!除恶是为了扬善!”


徐妙容被说的有些动容,可还是疑惑的说道:“殿下说的是,不过我父亲终究是杀了许多人,造成了许多


她本来想说罪业二字,可是这样说父亲坏话是不应该的,于是赶紧住了口。


朱允燧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反而说道:“你知道佛门向来喜欢放生对吧。”“殿下说的是,有时候我也会在菜市买些鱼鸟放生。’


朱允燧露出来笑容道,“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他们放生一条鱼,却不知道会造成上万条小虾的丧命,你说这是善举还是恶举


还有飞鸟,它们也为了活着就需要抓昆虫来吃,同样也会有成千上万的昆虫被它们吃进肚腑里面,这是放生还是做恶


徐妙容有些目瞪口呆,这些问题是她没有想过的,她只知道这是住持教导给她的,而且许多与佛有缘的人也是这样做的,


她从来不觉得这里有什么问题,可是现在她却陷入了怀疑,难道自己所做的真是恶事


徐妙容身为国公府的小姐,每次放生都不是三五只,去菜市买鱼鸟等东西,每次至少也要几十贯钱,多的时候能达到上千贯!


这这能买多少的活物


-只鸟就能造成那么多的杀孽,那自己所造成的杀孽,岂不是怎么也数不清,怎么也还不完了


她本能的看了看窗外,院子当中站着慧能师太,她看起来慈眉善目,一脸虔诚。


徐妙容就是在慧能师太多次的带领下,才跟着放生的。


据慧能师太所说,她放生的活物更多,那岂不是她造成的罪孽更重吗


朱允燧继续说道:“既然佛门讲究众生平等,那么鱼虾鸟蟹自然也与人平等了,千万条生命死在那些大师手中,他们能消除自己的罪孽吗”


徐妙容真的有些迷糊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不知道怎么应对,


脑子里面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如果真的众生平等,那么还有谁可以立地成佛


徐妙锦看着妹妹呆滞的眼神,有些于心不忍,便伸手把她有些发凉的手握在自己的手中。抬头看了看皇太孙殿下,她明白这是殿下的話奏效了,可看到妹妹那可怜的模樣,实在心里難受。


亭堂里面安安静静的,没有一丝的声响,也没有任何人说话。


他们都把目光集中在了徐妙容的身上,眼神里面也满是担忧。


过了一会儿,朱允嗵才慢慢的说道:“我听说你在水月庵遇到了佛缘,在这里的墙壁上见到了中山王的的身影,不知道可有此事”


徐妙容清醒过来,回答说道:“回禀殿下,民女确实见到过父亲的显现,就在我为父亲诵经祈福的时候,或许是佛祖纪念我的诚心,让我又看到了父亲的身影


朱允嗵点点头说道:“孤王也非常仰慕中山王,依稀还记得中山王的样貌,可惜时日久远,有些模糊了


不过既然来到这里,有机缘见见也是好的,走吧,我们到西厢房。”


说完,朱允嗵就站起身来,迈步出厅堂。


等到了西边的那个房间之后,在朱允嗵的授意下,慧能师太也被张辅带了进来,


在了解众人还想见中山王的时候,她赶紧说道:“诸位施主,佛门讲究一个缘字,有缘心诚,能够感动佛祖,才有机缘能得一见,若是...则是见不到。”


慧能师太知道,既然这些贵人要见中山王,肯定会让自己诵经做法事的,也就是说能不能见到,就看自己的了!


自己虽然有些巴结贵人,可现在水月庵里面到处都是护卫,时刻被他们看着,自己想做些什么都做不了,怎么让中山王显灵啊!


因此赶紧用话堵住众人的嘴,免得露馅。


徐辉祖面色冷淡的说道:“慧能师太,你是水月庵的主持,也是有名的大師,如今我们来到水月庵就已经证明诚心了,就请师太做做法事,让我见见父亲吧!”


慧能师太偷偷看了看那位青年的面容,再看看徐辉祖审视的目光,她就知道,这恐怕是兴师问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