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讨逆 > 第501章 这是你的儿子啊

第501章 这是你的儿子啊

作者:迪巴拉爵士 返回目录

讨逆长安的上弦月第501章这是你的儿子啊皇帝吃了早饭后,照例是和贵妃在一起琢磨歌舞。


梨园里,大清早就丝竹声不绝于耳。


韩石头站在一侧,看着舞姬们在排演,歌姬们在练嗓子,乐师们在调琴,不禁笑了笑。


一个内侍说道:“咱看着这场景,觉着就像是一幅画呢?可惜不知这画的什么地方。韩少监见多识广,可知晓?”


韩石头微微摇头。


在他看来,这里更像是一个地方。


他当年曾去过一次的地方。


青楼!


梁靖来了。


“陛下,云州刺史出缺,三省争论不休。”


皇帝淡淡的道:“你以为,谁人适合?” 首发网址m.9biquge。com


“此等事,臣不敢胡言乱语。”


贵妃在边上一言不发,可眼神都在自己的兄长身上。


梁靖说道:“大理寺少卿,陈悦。”


“可!”


皇帝淡淡的颔首,梁靖看了贵妃一眼,给一个自信的笑容,然后告退。


“陛下,大兄做事大大咧咧的,就怕他所荐非人,误了陛下的事。”


“朕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


皇帝笑道。


他需要梁靖做自己的代言人,做自己的狗,那么就得给梁靖结党营私的机会。否则,孤零零的梁靖如何与那些人斗?


韩石头对此了如指掌。


贵妃同样清楚,只不过,大伙儿都在演戏罢了。


演好了,便是情深似海。


但许多时候,却容易演砸了。


去问话的内侍回来了。


“陛下。”


皇帝的笑容收了回去,“那逆子可悔过了?”


内侍低着头,“大王说了不悔……”


“逆子!”


皇帝随手就把案几上的水杯扫落地面。


“他以为朕不敢对他动手吗?”


皇帝的眼中杀机四溢。


让韩石头想到了当初皇帝在决断是弄死太子,还是幽禁太子时的模样。


一念之差,太子留下一条命,如今在寝宫中苟活着。等皇帝想到推哪个儿子进东宫,那便是太子的末日。


但卫王的身份很特殊。


皇帝如今成年的儿子就两个,一个越王,一个卫王。


越王是中宫所出,身份尊贵,是太子之后入主东宫的天然人选。


可任何事儿都是双刃剑,皇后所出的身份也带来了一个忌讳,杨松成!


国丈带着一帮子世家门阀和皇帝抗衡,为大伙儿谋福利,威望颇高。


若是越王上位,作为外祖的杨松成势力会膨胀。


这是皇帝所不能容忍的。


所以,卫王不能倒!


要留着牵制越王。


但卫王这番表态太硬扎,捅伤了皇帝的肺管子。


皇帝面色潮红,鼻息咻咻。


韩石头确信,若是卫王此刻就在此处,皇帝能用古琴的琴弦,活活的勒死他!


内侍被吓到了,“陛下,大王还有话……”


“那逆子还有什么话?”皇帝冷笑道:“他去北疆数年,别的没学会,倒是学会了明哲保身。若是如此,朕,要他何用?”


卫王就是棋子。


这枚棋子若是不肯为皇帝效力,那么也就没了存在的价值。


回过头,说不得卫王就会病死在宫中。


韩石头对此喜闻乐见,但想到自家郎君还得要靠卫王来吸引皇帝的注意力,牵制皇帝的猜忌,就轻声道:“陛下,父子连心呐!”


——这里人多,咱不能由着性子来,否则传出去,皇帝杀子的名声可不好听!


这话也只有韩石头敢说。


而且说了皇帝不会猜忌,反而会觉得韩石头贴心。


皇帝眼中的杀机隐去了些。


内侍有些后悔收了于男的好处,为淑妃带话,他战战兢兢的道:“卫王说,妻儿在,他会分心。”


韩石头在看着皇帝,一脸关心的模样。


皇帝眼中的杀机顷刻间就消散无踪。


这时候需要捧哏!


韩石头蹙眉,“你这人,说话说半截。传话的都如你这般,陛下还如何理事?陛下,请恕奴婢僭越。来人!”


两个内侍上前。


韩石头指着内侍说道:“此人办事不力,拿出去,十杖!”


十杖,这只是告诫之意。


可方才不是内侍说半截,而是他才将说了半截,皇帝就大发雷霆。


是皇帝没给咱说话的机会啊!


但内侍却没喊,而是高呼:“陛下仁慈!”


这是皇帝的错。


但皇帝从不出错。


故而,必定是别人的错。


皇帝不好开口,这时候,韩石头就体现了自己的价值。


用一个僭越的举动,成功让皇帝找到了台阶。


皇帝面色稍霁,淡淡的道:“那个逆子,行事莽撞。”


韩石头笑道:“可不是。记得五年前吧!大王打了皇后身边的内侍头领,皇后可是大发雷霆,若非陛下护着他,那一次怕是就过不去了。”


皇帝也想起了那事,笑道:“逆子就是冲动。”


气氛缓和了下来。


韩石头说道:“陛下,大王从小没吃过什么苦头,幽禁了一日,奴婢担心……”


这是试探。


看看皇帝是顺势下台阶,还是准备继续惩罚卫王。


“那个逆子!”


皇帝冷着脸,“去看看。”


皇帝最近很少出梨园,故而也没有美人在路边卖弄才艺,或是偶遇。


不过,那些内侍和宫人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陛下!”


两个内侍正在打架,见到御驾过来,被吓的魂不附体,跪在地上求饶。


“奴婢无能!”韩石头请罪。


皇帝淡淡的道:“你整日跟在朕的身边,何须为那些人担责?处置了!”


“是!”


韩石头记下了此事,准备晚些去处置此事。


到了幽禁卫王的偏殿前,韩石头上前,“开门。”


大门打开。


卫王跪坐在里面。


抬头,一双虎目中全是平静。


“阿耶。”


皇帝走了进来。


“逆子,你可知和离会让我皇室蒙羞?”


……


卫王妃在王府中坐立不安。


“已经一日了。”


黄坪在屋外赔笑,“是啊!一日了。”


卫王妃咬牙道:“陛下看来是要下重手。如此,我去一趟。”


黄坪苦笑,“王妃这是想去求见陛下?”


“是我尖酸刻薄,和大王撕打……我不贤!”


黄坪心中叹息,觉得这二位若是性子都好一些,倒也是良配。


“王妃,大王已经自毁名声,王妃再去,这就坐实了大王欺君之罪。”


“他信誓旦旦说能办成此事,我半信半疑。如今事情没办成,人却不见了。按照陛下的……少不得一个幽禁终生。他夺嫡失败被处死我不心疼,可为了我们母子赴死,我却无法坐视。闪开!”


挡在门外的黄坪硬着头皮道:“大王说有把握。”


“他的把握何在?”卫王妃举起手。


想到这位的修为,黄坪头皮发麻。


“王妃,宫中来人了。”


卫王妃一怔,“我去迎一番。”


卫王妃被众人簇拥着去了前院。


一个内侍笑吟吟的站在那里。


“见过王妃。”


卫王妃心中稍安,“不知何事。”


内侍叹息,“苦了王妃了!”


卫王妃:“……”


“陛下说,和离于妇人而言乃是羞辱,今日我家让她蒙羞,朕,于心不忍……”


“慢着,你是说陛下许了?”


“陛下说,委屈了王妃,宫中赏赐二十万钱。本来陛下想封小郎君为郡王,却被大王婉拒了。王妃,王妃……”


他竟然,真的办成了此事……卫王妃:“……”


……


卫王出来了。


“陛下召见!”


内侍觉得这位皇子真是个运气好的,否则就该如太子般的永不见天日。


卫王站在殿外,仰头看看天空。


“本王要先去阿娘那里。”


内侍心中一怔,“陛下召见!”


“就说,我先去阿娘那里!”


卫王大步往后宫去。


内侍一边遣人报信,一边紧紧跟着,苦口婆心的道:“大王才将触怒陛下,此刻违令不遵,陛下雷霆将至……”


卫王不吭声。


有人飞也似的跑去求见皇帝。


“陛下,卫王去了后宫,说是去见淑妃。”


皇帝召见你竟敢不来,这不是作死吗?


除去韩石头,其他人在心中为卫王点了三炷香。


皇帝神色平静,“知道了。”


内侍:“……”


韩石头摆摆手,内侍带着一脑门不解出去了。


“取了琴来!”


琴声悠悠,看来皇帝的心情不错。


韩石头知晓,此刻卫王对淑妃的母子情越深,就越利于皇帝掌控这个儿子。


这便是变相的人质。


但,那是你的女人,你的儿子啊!


老狗!


……


淑妃坐在床榻上,面色有些白。


“好歹再去问问,看看陛下是个什么意思,若是不行,就去禀告,说我有急事求见。”


“是。”于男应了,但却没动。


卫王的事儿已经成了宫中的头号八卦,无需去打听,消息自然来。


“怎地不去?”淑妃有些焦躁。


于男叹息,“奴婢这便去。”


淑妃揉揉眉心,一夜未睡的她只觉得身心俱疲。


“大王!”


外面于男突然惊呼一声。


淑妃缓缓抬头。


卫王大步走了进来,跪在她的身前。


“阿娘,我回来了。”


淑妃怔怔的看着他,突然用力拍打着他的肩膀,哭了起来。


“你这个逆子,你怎么就不省心,你怎么就不省心呐!”


“孩儿让阿娘担心了。”卫王低着头。


“你这般,若是出了事,让阿娘怎么办?”


“孩儿不孝。”


“你阿耶可说了什么?”


“没什么。”


“那他为何放了你?”


卫王说道:“越王还在呢!”


淑妃倒吸一口凉气,“我倒是关心则乱,一时没想到。”


她看看室内的人,于男摆摆手,众人告退。


淑妃等人走后,才放低声音问道:“他担心你自暴自弃?”


“我说了,妻儿在会分心。”


淑妃深吸一口气,“你分心了,越王就得意了。”


卫王起身,“阿娘,那边召见。”


“去吧!”淑妃起身,为他整理着衣裳,“你那王妃也是个可怜人,如今你算是让她解脱了,回去后,对她好些,好聚好散吧!此后切记少联络。”


“我知道。”


卫王告退。


淑妃一直送到门边,倚着门,看着他远去。


那双依旧能看出当年秀雅的双眸中多了恨意。


“这是你的儿子啊!


老狗!”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