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万岁说 > 第九十八章:流浪汉

第九十八章:流浪汉

作者:旅行的大猫 返回目录

十里坡的仲夏夜


比江南多一分甘甜和清爽


甘甜是夏花的娇丽与芬芳


清爽如晚风浮动发髻的温凉


十里坡的仲夏夜


比品川多一分多彩和充盈


多彩是世界上的不同人生


充盈如汉泽一望无际的麦浪


…………


陛下的银甲骑兵团,早已到达了十里坡的专属驿站,此时中都城军情十万火急,陛下却突然按兵不动。


陛下此次回师极其隐秘,只将银甲千骑全部带回,其余军队悉数留给了品川的四王爷,如此安排一则不会被人轻易发现,二则也是对莫尔国增兵的铁甲军团十分忌惮而不得不留下优势兵力。 首发网址m.9biquge。com


到达十里坡后,陛下几乎没有出过住所的大门,他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只有那个鹤发童颜的老头经常出入他的房间。


今日夜深,两个人依然秉烛夜谈。


陛下喝着浓浓的花茶,听着老者的分析:“陛下,缘通送来情报,二王爷果真实力不容小觑,今日若不是忽然天降大雨,二王爷很可能已经杀进了中都城内。”


陛下将茶杯握在手中,好似这仲夏夜的温热也无法驱散内心的冰寒,他觉得茶杯传来的温暖才让他非常的舒心:“恩人觉得,二王爷杀进中都城,真的会逼迫太后发生转变么?”


老者答非所问:“最近因果能量给予我的警示越来越多,陛下大限之日可能会提前。”


老者见陛下对自己大限提前之说无动于衷,才又继续解释道:“因为时空漪涟,导致取经人秦万由第二象限穿越而来,这次穿越打乱了我们第四象限的部分时间线,让秦万穿越的身体年轻了几十年,也让陛下的大限之日提前。正因为如此,我们必须冒一些风险,让所有能量源者尽快亮明身份。也正因为如此,老朽建议陛下转变以前中庸的方法,来他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陛下点头赞同:“的确如恩人所说,朕近日也觉得体内的熵能量越来越强大,但是越来越不稳定。只是二王爷破城之后,恩人有何安排?”


老者道:“破城之后,北洋国那位‘仙女’一定会出现。另一方面,由于太后知道的消息也是我传出去的只言片语,我散播到江湖中的传闻都只说有能量源者存在,又暗示中都城内的秘密之地是一统中土的关键,这种残缺不全的信息最能让贪心者浮想联翩。届时所有贪婪都会在中都城内展现,太后不会坐视‘仙女’得到中都城的神秘之地,那么她就一定会采取行动,到时候也就一定会暴露身份。”


陛下略思片刻,笃定回道:“恩人一直预测的准确,朕相信这次也不会错。”


陛下说完又想了想,语气稍作停顿后,又添话道:“若不是恩人让我稳住在品川不回中都,怕是二王爷也不敢肆无忌惮的出兵,更不可能逼迫太后去联系南蛮萨拉国的暗线。哦,对了,八王密信:他得到秦万消息,萨拉国入侵辰国便是为了那个万年古卷,而太后就是当年萨拉国美人计的暗线。”


老者闻听此言,脸色毫无诧异,看似因果信息里也给了他类似的指引。


陛下见状继续道:“但是这次二王爷可谓准备的十分充分,除了北渡口的精兵还有北辽的轻骑,而这些还好办,毕竟都在明面之上。最可怕的是那个神秘的越山派,当年莲花峰论剑七绝的双飞燕来无影去无踪,如果他为了帮助‘仙女’统一中原,暗算了太后该怎么办,毕竟能量者并不是不死之身,也不是武功高深。一旦太后遇难,我们的准备就都前功尽弃,穿越第一象限的希望也就破灭了。”


老者听到此处,才有了反应,他习惯性地捋着胡须微笑道:“陛下认为太后就那么简单?中都城被围困,看似二王爷占优势,但是你看太后和三王爷都稳如泰山,按理说形势如此不利,他们二人早该逃难。老朽觉得,两个人应该都还有未打出来的牌,这个时候,就看谁能坚持到最后一刻,谁先露了胆怯,谁就失了先机,我们先静观其变,应该还有好戏可看。”


陛下对于老者无比信任,他重重地点了点头:“那我们就再等一等看。”


…………


此时此刻,汉泽平原之上,一个人走得汗流浃背,狼狈不堪。


这就是一直以英俊潇洒著称,号称大睿国颜值担当的秦万。


自从当夜逃出钱国,他一直在追赶章琅和八王爷的大部队,但是章琅这次可不怎么贴心,带着俘虏的七王爷匆忙赶往八王爷的汇合地点,也不怪他章琅无法关照秦万,七王爷势力在洛北省很猖狂,如果知道七王爷被俘虏的消息,仅凭章琅几人,一定无法全身而退。因此章琅几人乔装打扮,一路上片刻不敢休息,径直向八王爷的接应地点赶去。


八王爷命令步兵全速回师支援中都城,自己则拖在后面,接应章琅。


于是就有了秦万一个流浪汉形象,在广阔的汉泽平原之上,如丧考妣的表情,奄奄一息的模样。这一切都是因为本性善良的他没有足够防范的习惯,毕竟在穿越前的那个世界,人民已经足够文明,旅行并不是件危险的事情。


然则现在整个中土大陆都在动乱,而这个相对原始的世界,人们只屈服强权,对弱者的保护全看遇到什么样的人。特别是七王爷这次在洛北一闹,强盗劫匪,绿林好汉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秦万以为自己此刻还是与杨子或者公主一起自驾游的那样,吃吃喝喝,走走停停。这就注定了他的悲剧。


他逃出钱国以后,因为没有章琅安排的接应,所以只能自己摸索着向中都城行进。他刚过了罗松江,就以为没了危险,用七王爷的钱毫不吝惜地吃着大餐,住着大床房,但是他可知道,早有人将他这块肥肉盯在眼中。


更可怕的是,社会的狡猾在于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若论武功,此时在大睿国上下,能为难他秦万的已不多见,更何况他有“日月当空”的轻功,打不过就跑路,也不会有太多的危险。


真正的危险是看不见的,越是看起来无害的,害起人来才可怕的紧。


这也怪他当年不好好读书,起码《水浒传》就白看了,这样的店铺孙二娘也开过,就是秦万没有武松的走江湖经验。


这日他刚出洛城,就因为在城中的“高消费”被一伙儿人盯上,这群人在路上找茬儿被秦万教训之后,知道此人不可强取,就偷偷绕道自己路上合作的店家,设好计谋将秦万蒙汗药毒晕了过去。


要说金钱力量有时候会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这店家和几个小混混打开秦万包裹,见里面是黄澄澄的金元宝,当时就惊呆了下巴。这些钱多到足可以让这些人可以洗手不干,悠然到老,既然如此,他们也不必留下这个店继续做这伤天害理的勾当。


几个人一商量,既然现在乱世,大家的钱足够远走高飞到一个新的国家,也就不存在杀人灭口的必然,那么杀掉眼前这个公子哥即麻烦,又没什么意义了。


他们把秦万留在店里,店门一关,趁着月高风清,连夜逃向钱国而去。


秦万这一觉在药物的催眠下睡得超级好,甚至醒之前,还因为梦见杨子和公主而尿了床。


他从两米成两米的大床上翻到地上,舒服地回味着刚刚梦里哪些动作还有些不够优美,哪些又没能展现好他男人的力量。


他忽然觉得很饿,四处寻觅却发现整个小店空无一人。


这就氛围说不清哪里有点“倩女幽魂”……


好在现在是白天,秦万才没有因此产生阴森恐怖的感觉,不过他还是废了无数脑细胞才算弄明白了这个可怕的现实:自己进了一家黑店。现在除了自己本身,已经一无所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