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我真不是诡异提示器 > 第十四章 化学制魔药

第十四章 化学制魔药

作者:凉茶煮酒 返回目录

林复的邀请只是一个小插曲,却也给陈墉带来了不少变化。


比如,中午的时候,谢池主动邀请他去食堂吃饭了。


没人搭理陈墉的状态,似乎就因为林复这一个小小态度的转变而转变了。


陈浩则似乎是请了一天的假,并未出现在这里,陈墉倒是没有想得太多,作为社畜的过来人,他能很清楚地看见林复的真正用意。


邀请他加入学术研讨会,那可不是什么抛出橄榄枝,只是一个世家的继承人顺势拉一个觉得有潜力的人放着而已。


这就像是大企业领导招人,今天看好这个明天看好那个,都拉到身边来,但等真正入职了,若看好的人自己不发光发热,哪个领导会照拂你?


不过,陈墉却是婉拒了谢池的邀请,中午的时候,他简单吃了一口,便利用午休的时间,匆匆出门,购买炼制魔药的材料、打听行情去了。


这一问下来,陈墉才意识到,想要靠魔药赚钱似乎并没那么容易,几个供应魔药的天赋者商店,虽也是从魔药师手中进货,但他们都有固定的渠道,没有相关的资格证的魔药师制作的魔药,他们是不收的。


想要卖药,还得有证件?


陈墉登时有些傻眼。


不过,一瓶低阶精力魔药的价格却是让陈墉砰然心动。 一秒记住http://m.9biquge.com


足可以卖上四百到五百的高价。


唯一让陈墉有些头痛的是,他哪里有什么证件,他打听了一番,这种证件是很复杂的,魔药炼制失败,很可能变得毒药,因此,有关机构对此是严控管制,陈墉无奈,先买了一批材料和设备,趁着中午返回出租屋内,准备先炼制一个魔药试试手。


与成品魔药高昂的价格相比,其材料与炼制设备都很简单,价格也不高。


尤其是低阶的精神魔药,跑两个药店就能买个齐全。


炼制的方法其实也很简单,就和陈墉曾经在地球上化学课上做的实验差不多。


但其中真正难得,是在有限的条件下控制魔药成分的剂量,并用天赋之力进行调和。


这是最难的一步。


陈墉回忆昨天听到的蒋和碧的讲座,便说到,魔药成分的剂量要无比地精确、先放哪个后放哪个都必须要严格地按照流程进行,而之后,真正让魔药发挥作用的、也是最难的一步,就是用天赋之力将材料彻底调和成真正可用的魔药。


魔药之所以珍贵,就因为调和的这一步难以完成,寻常的魔药师,十次炼制,可能只能成功一次,只有蒋和碧那样的老手、再加上本身天赋实力强大,才能够现场炼制、现场直接成功。


这也是魔药价格居高不下的原因之一。


尤其像是在滨港城这种地方,魔药师稀少,很多魔药都是从大城市上货,魔药的价格几乎和大城市都差不多了。


天赋者之间彼此的能力大不相同,有的人的天赋能力暴虐激进,便很难完成细致的调和,而有些人的天赋看起来温和无用,反而成为魔药师的人选,除此之外,越是强大的天赋者,其对天赋之力的掌控也就越精密,成功率也就越高,魔药的纯度——也就是品相也就越高。


不同品相的魔药,价值也是上下浮动的。就以初阶精神魔药打比方,品相好的,可能能卖到五百多块钱,差一点的,却只能卖个三百多,其恢复的效果也不相同。


陈墉在自己的小出租屋里架起小作坊,颇有种回到学生时代化学实验室的感觉。


《魔药学》中记录的有关低阶精力魔药的配比、调和方法,早已像是刻印一般印在了陈墉的脑海之中,融会贯通,但真动起手来,陈墉心里也没有多少底,只是跟着感觉和记忆走。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


他的第一次炼制,便相当顺利地成功了。


就像是炼制了无数遍一样水到渠成。


这也许也有陈墉在地球上学时候做化学实验的加成,但更多的,似乎来自于他从《魔药学》书籍之中的领悟,在上帝视角下的记录,不仅仅是记录那么简单,更多的似乎是领悟。


仿佛这低阶精力魔药的炼制之法,早已深深地刻在了他的心中,说是信手拈来也不为过。


就像是他观察神灵石碑一样,他的目的是记录文字,但却读懂了那他根本不认识的文字的真实含义。


配置好的低阶精力魔药在试管里呈现出一种惨绿色、却散发着一种沁人心脾的清香,这正和《魔药学》书籍上记录的成功案例相匹配,证明陈墉已经成功了。


不仅如此,品相也是相当不错。


为避免这是偶然事件,陈墉立刻着手再炼制一瓶。


为避免失败,在财力有限的情况下,陈墉一共买了三套材料,理论上够炼制三管低阶精力魔药的。


而接下来,陈墉又一次性成功了,品相相当好,纯度极高。


再来!


第三次炼制,成功成功了。


陈墉盯着眼前的三个试剂管看了一会儿。


感觉有些离谱。


上帝视角下……


扫了一眼魔药学书,就能够直接学会变成成手?


那我多学点,岂不就是魔药学宗师了?


陈墉想了想,拿起一瓶,自己先猛地灌了下去。


这东西看起来像是毒药一样,但下肚的感觉却非常好用,仅仅只过了三分钟不到,便发挥了作用,陈墉连着两天进入神秘门扉而积累的疲乏一扫而空。


果然是永动机。


不过,陈墉回过神来的时候,却是惊觉,他忙碌了好长时间,不知不觉,竟已过了几个小时了,眼下,已经是下午快四点了!


下午他原本准备去听的天赋者基础理论课,全都错过了。


而且,他的校园清扫工作也还没完成。


买了一堆魔药用具,陈墉的两百多块,这时候就剩下五十块了,他可不能再被王正平抓到翘班,到时候工作一枚,陈墉可真是要傻眼了。


可是……


再有几天,天赋者交易会就要开始,可他现在连买进入“梦中城”所需要的登录器的钱都没有。


一万块,那可是巨款啊!


不过,炼制三瓶魔药,陈墉前前后后消耗了十五点的怒气值,他昨天才刷上来的怒气值,一下子又变成十五点了。


要不……


今天放学再堵一下陈浩?


小年轻年轻气盛,着实是适合来刷怒气值。


陈墉正要出门,目光又扫到已经被他封装起来放在桌案上的剩下两瓶低阶精神药剂上。


他心中忽然一动。


他没有执照,没法卖给正规的魔药店。


但他能在学校里摆摊啊……


这世界上,什么人的钱最好挣?


学术研讨会,万一有人用得上呢?


出门之前,陈墉一把将这两瓶低阶精神药剂都揣在了怀里,匆匆走出门去。


天赋者研讨会,我来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