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七猫小说 > 杀生道果 > 第三十四章 王云虎,桃仙娘

第三十四章 王云虎,桃仙娘

作者:北海牧鲸 返回目录

王远收回被虎头刀磕飞的【金翼玉腰奴】,抬头看去。


正有两人踏着灯影从院外的黑暗中缓缓走了出来。


一人披着玄色的兜帽披风看不清面貌,只隐隐可见婀娜风流的步态,而在看到另一人的瞬间,王远双目顿时一缩。


竟是自从“尸祭”当日起,就再也没有见过的现任族长王云虎!


身材高大魁梧好似虎豹的王氏族长,虽然穿着一件丝绸质地的员外袍,却掩盖不住一身的凶悍煞气。


明明是吃着皇粮的守陵人,反倒比花厅中的那些“好汉”更像是一位积年的巨寇。


但来到近前时,却没有露出丝毫霸道姿态,反倒颇为礼贤下士地对王远抱拳歉然道:


“王某方才情急出手,还望崔兄海涵。


虽然事出有因,但两位现在毕竟都是我王家的贵客,伤了哪个面上也不好看。


不如让我做个和事佬,两位暂且罢手如何?”


礼节周全,让人如沐春风。 一秒记住http://m.9biquge.com


若是王远第一次见他,恐怕真的要被这人迷惑,以为他是吃素的善类了。


想也知道,能用十几年时间完全消弭掉上代族长的影响力,将全村老少都牢牢绑在自家战车上的人物,又岂会是寻常莽汉?


王云虎倒也没有奢望让结了大仇的两人就此放下恩怨。


而是借着这个机会,在今日就为群寇立下规矩,禁止私斗,有什么恩怨等离了王家再去解决。


“这是自然,定不叫王族长为难。”


捡回一条小命的“无影鼠”文俊才倒也机灵,对王云虎一拱手,立刻抽身退去,离开了小院返回住处。


反正这宴席他是没那个脸去吃了。


面对这既定的事实,王远自然也没有紧咬着不放。


跟“无影鼠”有仇的是那“盗梁猫”,跟他王小远又有什么关系?


过两天把皮一脱,再大的仇家也找不到他的头上来。


而且,只看王云虎刚刚那后发先至的一刀。


王远就十分怀疑这位刚过四十岁的族叔,恐怕不仅已经突破【非人】,更是到了第二境大成,觉醒了某种天赋神通的可怕境界。


就是不知道会是【庚金神风】、【敕命虎符】、【摄魂通幽】中的哪一种。


如果再配上精良的甲胄和符篆,一位大炎军三十六营中顶尖的【道兵】也不过如此,绝不是自己靠武力蛮干就能对抗的强敌。


但为了维持崔通的人设,王远只得故作不悦地轻哼一声:


“算那老鼠运气好,就给王兄一个面子吧。”


转头看着“无影鼠”离去的背影,却已经想好了自己那块【罗刹诡骨】,第一个应该送给谁了。


“哈哈,那就多谢崔兄了。


正好,我家【白虎兵法】和公门中传承的【衔蝶兵法】一脉相承。


用来突破第二境【练髓换血】的秘制药酒,可以通用,只是剂量有所不同。


我便以一坛珍藏的‘虎阳药酒’相赠,以飨崔兄方才那一招精彩绝伦的‘如影随形’罢!”


在这个世道,实力更强的胜利者总是会有优待。


王远虽然是被崔通和自家“-5”的气运联手坑了,却也一战打出了名声,群寇之中再也没有哪个敢于小瞧。


闻言,他的脸上也露出了由衷的喜色:


“王兄果然豪气,那小弟就愧领了。”


虽然他觉得等自己吃掉白山君的一身血肉骨髓,就完全能够凑足晋升非人的资粮。


但是这种好东西谁又会嫌多?


王云虎又转身对花厅中迎出来的群寇拱了拱手:


“各位,招待不周,原谅则个,好酒好肉立马奉上。”


姿态从容大气,一派成大事的将帅风范,让人心折。


少倾,宾主落座,正式开宴。


窖藏十年的杜康美酒,烤乳猪、狮子头、油焖肥鸡、红烧鲤鱼...还有那整只整只的烤全羊流水般地抬上席面。


完全看不出来,山外有许多吃不上饭的百姓,已经开始整村整村的逃荒。


王云虎带来的那个神秘斗篷人,则静静坐到了他的邻桌,一直没有把斗篷取下来。


但看那玲珑的体态身段,甚至连酒香都掩盖不住的隽永体香,便知这定是一个极美丽的女子。


旁人可能以为是王氏的女眷,但王远知道大陵村养不出这样的女人。


他也不多做声,只坐在席上,有人敬酒就说上两句,无人敬酒就自己喝酒吃肉,一直冷眼旁观这厅中放浪形骸的群寇。


想着待会儿,自己可能就要知道王云虎和葛道爷计划中的一鳞半爪了。


席间,王云虎作为地主,频频向王远早就有所注意的“狈军师”郎七、麻家兄弟、“穿山甲”范璋还有他这位“盗梁猫”敬酒。


让他再次确认,这几人极有可能本事强悍,或有异术傍身。


只不过,他也确认这几人即使身怀异术,应该没有一个是真正入道的【赤篆术士】,足以被葛道爷和王云虎牢牢压制。


至于剩下的群寇,虽然最低的一个也有“整劲”境界,王远自认为谁也不惧。


‘【戒律禁忌】是术道中人最大的破绽,只要知道破绽,也许一个普通人也能趁机杀死一位术士。


就跟当年被一口雨水杀死的‘无毛鼠’一样。


可惜这是他们最大的秘密,绝对不会外泄。’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厅中的群寇也也越发没了规矩,更是有色胆包天的家伙,时不时将目光扫向王云虎邻桌的那道婀娜身影。


好酒好菜却没有美人相陪,他们不禁有些心痒。


都是风月场中的老手,根本不需要看脸,也知道这定是一位绝色美人儿。


王远不由坐直身体,心道:‘正菜来了!’


野狗道人已经被自己烧成了灰,葛道爷直到现在都没有现身,能坐到王云虎这个地主身边的,八成就是“桃神道”的女术士。


如果有人敢打她的主意,恐怕会被反过来立立规矩,甚至留下什么恶毒的禁制都不奇怪。


自己也正好借机见识一下“桃神道”的手段。


虽说能在江湖上混得风生水起的,就没有几个蠢人。


但江湖子喝多了干出什么事情也不足为奇。


很快,在旁人怂恿下,就有一个敞开衣襟露出胸口黑毛的虬髯大汉,端着酒杯摇摇晃晃地凑了上去。


得益于崔通的见识,王远却是认识这人。


临高府李二黑,黑熊般一身粗肉,铁牛似遍体顽皮,善使两把大斧,通缉榜上赏格一千三百两,做下了数家大户的灭门惨案。


是个手黑心恶,滥杀无辜,疯狗一般的狠辣人物。


宴席上,许多清醒之人都露出一副看好戏的表情,跟王远的想法一般无二,都想借机称量一下主家的实力。


助拳归助拳,但战利品的分配却需要提前论个分明。


标准就是拳头。


“嘿嘿,这位妹子...”


但他刚刚开口,便有两道清凌凌如同泉水般的目光,从兜帽下面直射他的双目。


在这道目光下,这杀人如麻的泼汉,满腔欲念便像是烈日下的冰雪,转眼间便消失无踪。


随即众人就听这婀娜人影第一次出声:


“小妹桃仙娘,此次代家师出门办事,怠慢了各位好汉,礼数不周还请海涵。”


听到这美人儿竟然是葛道爷的女徒儿时,包括王远在内,所有人推己及人,下意识的反应便是齐齐暗骂一声:


“呸,这老不修。”


但旋即又被她纤白玉手中亮出的一枚红色桃核,吸引了注意力。


“仙娘不善饮酒,未免扫兴,便借着王族长的这块宝地,请各位品尝我家西王圣母娘娘道境中出产的红纹仙桃,感谢各位相助之谊。”


“那分明就是一颗桃核,哪来的仙桃?”


但众人心中疑惑刚起,便见那桃仙娘将手中桃核一抛,它便稳稳落到了花厅中间的青石地面上。


众目睽睽之下。


啪!


无需掐诀念咒,那桃核裂开一道小口,飞速生根窜芽。


竟是要现场种桃!


旁人纷纷往前凑,但早就留了个心眼的王远,却已经悄悄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