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杀生道果 > 第三十五章 邪异手段

第三十五章 邪异手段

作者:北海牧鲸 返回目录

不浇水不培土不施肥,那颗小小的红色桃核中竟在短短几个呼吸之间,便生出了一棵碧玉般的桃树苗。


小树苗迎风便长。


细密的根须争抢着扎进地板的石缝中,枝干随之一寸寸迅速拔高。


树叶长了又落,落了又长。


眨眼之间,这桃树竟不知度过了几个春秋。


因为生长速度实在太快,群寇的耳边甚至还听到了高速抽芽时发出的簌簌声。


他们目不转睛地盯着这神奇的一幕,亲眼见证了,这桃树在仅仅盏茶的功夫,就一路长到了成人大腿粗。


随即就有一朵朵粉扑扑的鲜艳桃花飞速盛开,又迅速凋零。


但一颗颗青色的桃实却紧接着膨胀起来,不过片刻就沉甸甸地压满了枝头。


这些成熟的桃子,青里泛着白,白里透着红,隐隐还能从晶莹剔透的果肉中,看到如同纤细血管般的红纹。


一时之间,满室都是醉人的果香,让群寇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记住网址m.9biquge.com


“快看树顶,那里还有一个花苞没有结果。”


不知道是哪个眼尖的忽然喊了一句,立刻将众人的目光引了过去。


就见那里一朵格外娇艳的粉红花苞只长个,偏偏就是不开花、不结果。


就在众人齐齐看过来的功夫,它便又从碗口大长到了脸盆大,又从脸盆大长到了竹筐大。


此时,群寇透过灯影隐隐可以看到,花苞内部似乎还有一个蜷缩着身子的婀娜人影!


“那是...”


噗!


几个急性子的正要上前观望,那朵硕大的花苞忽然自行绽放。


一股比蜜糖还要甜美无数倍的香气瞬间涌了出来。


即使王远隔着那桃树不近,但只是轻轻嗅了一下,便恍然感觉浑身飘飘欲仙,意醉神迷。


好在他终究也是入了门径的修术之人,丹田中盘踞的那道热流微微一转,便让他立刻回过神来。


“香气有问题!”


抬头看去,却是发现除了王云虎、“狈军师”郎七、麻家兄弟还有“穿山甲”范璋这五个人之外,其他人都是满脸迷醉的模样。


登时心下一凛。


这香气虽然只有一点点惑心之能,但根据众人清醒过来的顺序,厅中诸人实力如何,谁又有术法修为已经一目了然。


像“桃神道”这种传承悠久的教门果然自有门道。


不过,王远倒也不怕被人看破,“盗梁猫”藏着底牌本就在情理之中。


大大方方地对讶然看过来的郎七和王云虎点了点头。


他们本以为自己对这位声名赫赫的“盗梁猫”已经知根知底,现在却不由对他更高看了几分,未知的术法更加让人忌惮。


短短几息之后,剩下的那些大盗、巨寇也渐渐清醒过来,可他们甚至都没能发现这香气里面有问题。


已经在无形中决定了他们的地位甚至...命运。


紧接着,厅中所有人就全都被花苞中现出的那道人影吸引了注意力。


“嘶!嘶!”的抽气声不绝于耳。


只因为跪坐在那硕大桃花花心中的,赫然是一位妩媚妖娆的绝色佳人。


一袭露出肩头的洁白半臂仙裙,半掩着水玉般光洁的香肩,朦朦胧胧可见左肩上是一枝红艳艳的桃花纹身。


轻烟薄纱笼罩下,周身玲珑的妙态若隐若现,勾魂夺魄。


柳黛蛾眉,一双勾魂夺魄的桃花美眸,涂着浅浅的粉色胭脂,唇瓣润泽欲语还休,当真是人面桃花相映红。


群寇已经完全看呆在了那里,这美貌的杀伤力,比方才的香气还要恐怖。


有人眼中,她是骄阳初升,尚沾着露水的娇嫩花瓣,除了精心呵护外再也生不出其他的情绪;


有人眼中,她是未成熟的青果,依旧沾着白色的柔嫩细绒,青涩可爱;


在另一些人的眼中,她则是一颗鲜嫩嫩、红艳艳的成熟水蜜桃,一口咬下去,满口都是甘美的汁水...


环肥燕瘦,似乎每一个人都能在她身上找到自己钟爱的那一款颜色。


再去看原本坐在几案后的那位女术士,却只余一条玄色的斗篷缓缓飘落在地。


竟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她究竟是在什么时候跑到那朵花苞里去的。


面对此等绝色,群寇几乎移不开眼睛,王远却微微垂下眼眸,不敢多看。


有些怀疑这美得不正常的桃仙娘,本质上怕不是什么精魅之流。


从葛道爷他们往常的作风来看,既然已经将厅中众人分出了三六九等,下一步恐怕就是要施展手段拿捏群寇了。


桌下的双手缓缓结出【鬼王临坛印】,只要一个不对劲他就准备招鬼王临坛护法。


迎着能将人烫伤的炙热目光,就见那花苞中的绝色起身盈盈一福,娇声细语道:


“小妹愿献上一舞,以娱众位兄长。”


随即。


那棵桃树的枝叶下便钻出一群拇指大的透明小人,带着各种乐器开始吹拉弹唱,花厅中顿时仙音渺渺。


这一位花仙般的绝色美人从花苞中一跃而出。


晶莹白皙的赤足上系着一根长长的红色丝帕,好像踩着一朵红云般飘了下来。


脚尖点地,踏着鼓点,珠缨旋转星宿摇,花蔓抖擞龙蛇动。


如林中小鹿,似水上惊鸿,鸾回凤翥,尽态极妍!


一瞬间,花厅中的空气似乎都变成了粉红色,几十双眼睛就像被牢牢粘在了她的身上,怎么也挪不开。


桃仙娘一边翩翩起舞,一边如穿花蝴蝶般在场中不断游走。


或以白皙的玉手捧上那诱人的仙桃,或以涂着粉红丹寇的纤纤足尖挑起酒壶,给众位好汉倒酒。


举手投足都似乎是仙子临凡的妩媚颜色,行云流水美不胜收。


一众江湖子不管是自诩伪君子还是真小人,此刻都是满脸的色与魂授、丑态百出,争抢着啃食沾了美人体香的仙桃,饮下了杯中的美酒。


甚至许多人下意识地跟随对方的舞步摇摆身体,连节奏都一模一样,幅度也分毫不差。


没有人意识到,吃下仙桃后,自己的眉心渐渐泛起了桃花般的粉色。


天降“烂桃花”,朵朵耗命途。


有意无意间,那桃仙娘照顾到了每一个人,却偏偏拉下了王远、郎七他们几位身怀异术的术士,没有冒然撩拨招惹。


作为少数还能保持清醒的宾客之一,王远看着眼前这群魔乱舞,心中凌然:


‘妖女!好手段!’


这位桃仙娘从一开始披着斗篷出场的神秘开始,到一连串的奇、味、声、色...


将在座之人的情绪一一调用,也让他们在桃仙娘刻意营造的温柔乡中越陷越深,直至难以自已,不可自拔。


这一下,这群人就算成不了桃仙娘裙下的哈巴狗,但是想让他们再对桃仙娘刀剑相向,甚至心有不满都几乎完全不可能了。


一群各自为政的匪寇只是散兵游勇,但是一群一切都以桃仙娘利益为第一位的忠犬,可就万分的不好招惹了。


作为一群“整劲”境界的上等炮灰,已经可堪一用。


良久,一舞终了,桃仙娘重新落座。


众人却久久沉浸其中难以自拔。


“李二黑,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呢?”


有人渐渐回过神来,看到最初想要调戏桃仙娘的那黑毛大汉还呆呆站在原地,便伸手对他的肩膀轻轻一拍。


嘭!


这身材魁梧的大汉,却在瞬间崩散成了一地粉尘。


骇得那人连连后退。


一个疯狗般的狂人竟然无声无息间就死得这样诡异?


仔细看去,却是那桃树的树根从他的脚底钻入,顺着血脉经络,早已经吃遍了他的五脏六腑。


不仅仅外表成了一副空壳,就连骨髓都已经被彻底吸干。


这棵鲜灵灵的仙桃树,竟是因为活生生地吃了一个人,才能长得这帮迅速茂盛!


这时再回头去看还挂在树上的仙桃,隐隐似乎有几分李二黑的样子。


可眉心泛红的群寇在微微一怔之后,不仅没有兔死狐悲,反倒个个拍手叫好:


“李二黑这厮,竟敢亵渎仙子,合该有此一报。”


“桃仙子是何等人物,岂是你这尘埃里的烂泥敢窥伺的?”


“死得这么轻松,实在是便宜了他。”


“......”


无论亲疏远近,竟是个个都坐歪了屁股,都将一颗心放到了那妖女的身上。


觍着脸不断争宠,不求一亲芳泽,就算能让仙子对自己笑一笑也是值了!


王远却知道,这人根本就不是杀给这些家伙看的。


场中“狈军师”郎七、“穿山甲”范璋见识到了这种邪门的术法手段,都不由面色凝重。


就连看起来感知迟钝,完全免疫了桃仙娘绝美色相的麻家兄弟,都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众人眼神交汇,达成了一点共识。


‘这妖女怕不是也已经【受箓】入道,成了【赤篆术士】,无需掐诀念咒开坛练法,神通道法信手拈来。


虽然看起来所修道法不善杀伐,却心如蛇蝎,手段高明,能不冲突,还是不要冲突为好。


会盟之事听其安排也没有什么,只要给我们的好处不缺,管那些寻常匪寇去死?’


随即。


王远也暗自庆幸,幸亏出自“桃神道”的【诡物·人面画皮】已经被《小生死簿》给度化过了。


否则在这位【赤篆术士】面前,说不定这个时候已经露馅。


那妖女只需要一个眼神,自己恐怕就要被这帮精虫上脑的家伙生吞活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