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重生之再见昆仑 > 第二十一章 ‘光门’

第二十一章 ‘光门’

作者:草木久久 返回目录

按摩结束前,俞小宁又抓着小骨头的手放在自己的怀里。


真大。


小骨头心里赞叹道。


他知道,这是等价交换,用这具肮脏躯体最后的干净地方,交换小骨头倾力帮她。


小骨头怎会不帮呢?


朋友,哪有女人的胸口重要!


而且还那么大。


如果不是因缘巧合,俞小宁这样的女人,怎么轮得到平凡如他来摸?


不就是当个二五仔嘛~


这个地头蛇女人将要在现代社会的法治体系下实施报复,而且她还有个亲戚是这个破落街道的基层主政者,傻子才拒绝和这样的女人有所联系。


他好笑地想着,或许在小说里,他和俞小宁就是个反派角色,林辰这个拥有着恐怖后台的天选之子,才是真正的主角。 首发网址m.9biquge。com


可惜的是,林辰所获的机缘,


是假的!


而同样被电击的小骨头……


…………


送走俞小宁,小骨头并没有走出小隔间,他缓缓地举起右手,盯着乌黑的手臂看着。


轻轻撕掉爆皮,露出里面白皙的皮肤,这让小骨头兴奋不已。


难怪就算特斯拉那样的超级公司、刘教授背后那样的超级势力都对这玩意感兴趣。


谁能抵住这种超自然力量的诱惑?


他能在被电击后保持了一个多小时的平静,都是常人难以做到的事情了。


可小骨头做到了又能怎么样?


此时的他,褪去兴奋,只是下满脸的古怪之色。


这‘玩意儿’……


该咋用?


这是一个被我们当前的空间规则,满宇宙‘追杀’的东西!


这是小骨头从这‘东西’上一任宿主那里得到的讯息。


上一任宿主是谁?


世界首富,赵宋!


…………


那赵宋为什么没有得到同样的讯息?


很简单,因为上上任宿主已经随着他的母星‘地球’一同被大石头砸毁了。


在这片空间的历史长河中,这东西不知道毁灭了多少星球与文明,而赵宋,是极少数被寄宿后还存活的生物。


这东西是啥?


在文学领域、又或者哲学范畴内,它是欲望、是贪婪、是一切与毁灭相关的原罪。


当幻想照进现实,谁能想到这东西真会以一种‘实物’形式存在?


它的存在,是以宿主心中所思所想为基础。


它可以让你‘重生’,当然不是超脱时间的‘重生’,而是推演未来,让宿主在脑中经历一遍推演出的未来。


它可以变成一个系统,如宿主心中所想,甚至还能与宿主对话,让他突然有钱,让他身体强壮,甚至让他突然掌握某种技能,然后,去满足心底那无尽的欲望。


可事情哪有那么简单。


现实中,一个整天幻想不劳而获的人,不去学习、不去努力、不去奋斗,整天在意淫中荒废时间,整个人早晚会废掉。


同理,肆意运用这东西,不用任何付出就能得到金钱、健康、技能、手艺这种不符合逻辑的事情,空间规则怎能允许它的存在?


所以地球被大石头撞了。


而并没有肆意运用这个金手指的赵宋,还活着。


虽然他现在和死了没多少区别。


赵宋通过付出,改变的是这个星球的既定历史,并没有干涉到文明的发展,所以空间规则对它的惩罚还局限在这个星球上。


而当赵宋活跃的大脑越来越聪明,甚至开始尝试数学难题,从而影响人类文明进程的时候……


地震来了。


……


这是一种很简单,也很复杂的逻辑。


复杂到小骨头对着那条讯息百思不得其解。


他现在只明白三件事:


第一,李教授怀疑的东西真的存在。


第二,刘教授曾对他的催眠被‘它’解除,他基本明白了林辰那场试验的内容。


第三,他有一个金手指,从世界首富那里继承来的。


他不明白一件事,那就是,


这玩意,该咋用?


…………


“小骨头,死哪去了,赶紧上钟!”


门外,响起花姐的吼叫。


她和屋里其他技师一样,甚至都不知道这个小透明‘擦伤’了右臂,依旧随意地呼喝着。


“来了~”


小骨头连忙斜起眼睛,拿着干净的床单,向大厅走去。


“您哪不舒服?”


“肩背。”


“好嘞~您躺好,力度不合适您说话。”


“……”


这一天,从普通变为不平凡的小骨头努力装作往日的小透明模样,在刘教授和那个超级势力的眼皮子底下,完成一个灯下黑生存模式……


金手指,他不是不知道怎么用,而是如何在无所不在的’楚门世界‘中,


去使用。


…………


感谢林辰吧。


是这个能力超强的大学毕业生,教会小骨头什么叫三思而后行。


是他切身力行的告诉小骨头,不计后果地去满足自身欲望,会付出什么代价。


否则,我们看到的将不再是一个都市生活小说了。


而是一个国家崛起的科幻世界。


…………


夜,十点。


按摩店下班时间。


技师们三三两两地向外走着,有人要回宿舍休息,有人在约一场计划外的夜宵。闲聊中,他们碰到同样下班的小骨头,也会随意地问一句’去不去‘。


但也就仅此而已,他们和这个乡下来的、假装视障的健康小青年没那么多话题,甚至把他排斥在圈子之外。


小骨头对此并不在意,或者说已经习惯了,勉强应付几句,就脚步匆匆向对面的网吧走去。


请原谅他此刻的焦急,从被电击到下班,在将近十个小时的时间里保持着冷静,对这个年轻人来说,已经是难以想象的成就了。


“美女,开一台机子,2块钱的。”


向满脸高科技的前台美女递上会员卡,小骨头匆匆来到网吧2元区,开机,打开浏览器,登录起点,打开都市分类,然后来到推荐排名区,以总推荐的顺序看了起来。


所有关于金手指的小说都被他点开,只看开头。


“这咋都要啥有啥呢?”


小骨头懵了。


他有啥?


住的是集体宿舍,待的是集体场合,连吃饭都得猫在墙角,除了厕所,他连个私密独处的地方都没有。


对他这外来人来说,在京城这个寸土寸金的超级城市,寻求一个独属于个人的空间,是一件何其奢侈的事情啊。


“要不要回去?”


小骨头内心剧烈地挣扎着。


“回去后,刘教授他们会不会不再注意到我,只关注林辰?”


“可是可能吗?只要一用’它‘,我的生活绝对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别说刘教授和她背后的国家势力,傻子都知道我有异常。”


“那怎么办?”


“……”


夜,十二点。


小骨头拉耸着脑袋回道按摩店楼上的小宾馆,也是他平日所住的集体宿舍。


此起彼伏的鼾声下,小骨头默默地躺在床上,瞪大眼睛看着上铺床板。


上面是空的,平日里,那里住着的是林辰。


解除了刘教授催眠的小骨头当然知道他干什么去了,换做自己,也不会在今天回来住,一个安全的星级宾馆才是最好的选择,毕竟,千万级大奖的彩票在兑奖之前,安全才是重中之重。


夜,凌晨两点。


瞪着眼睛的小骨头悄悄起身,按照往日的经验,没人会在这个时候起夜。


他轻手轻脚地来到卫生间,关门,上锁,甚至把凳子挡在了门后。


然后对着地方并不小的厕所,挠了挠头。


然后,他伸出变得娇嫩的右手,伸到空中,然后盯着看,看了许久。


突然,小骨头像是下了某种决心一般,用右手使劲在空中划过。


“嗡~”


一道光门,


出现!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