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重生之再见昆仑 > 第二十六章 他还能做什么呢?

第二十六章 他还能做什么呢?

作者:草木久久 返回目录

在京城,胡同这个词好像快被要用烂了。


我们该知道,少于100年历史的巷弄,都不该被称为‘京城胡同‘,这种地方,只能在二环里找到。


垡头,四环外。


这里面破落、狭小的接到,我们姑且称之为’老街‘吧。


老街,霓虹,炭渣的火星四溅。


两个青年,两箱燕京,还有不远处两条望眼欲穿的老狗。


又是一个有故事的夜晚。


在灯火璀璨的垡头老街,


两个刚刚经历了重大人生转折的年轻人,正心照不宣地品尝着肉串。


一个细嚼慢咽,一个,狼吞虎咽。


在烧烤的江湖里,每一刻都有新人涌现,而肉,是永远的主角。 一秒记住http://m.9biquge.com


几串烤肉,一口美酒,就是深夜路边的一份得意,就是平凡热辣的市井人士。


胖老板作为垡头烤肉界的扛把子,之所以立足垡头多年,凭借的就是’用心‘两字。


’你不用心烤,这辈子都烤不好。‘


他不光用心烤,还用心备料,用心准备。


可以说,这家垡头老店,每一个烤串,都是胖老板亲手腌制的。


就连今天晚上,应某个女人的要求,为那两个年轻人特意准备的肉串,都是他亲自出手的。


放心。


没毒!


也没什么特殊的。


几味调料放在其他行业,又被称之为‘中药’,这事胖老板知道,却不会往那边想。


不过对胖老板来说,无非就是对身体有些潜移默化的影响呗,那又怎么样?


话说大半夜不睡觉来吃烧烤喝小酒的,就身体健康了?


所以相比于得罪一个地头蛇大BOSS,他更乐意亲自下场招呼那两位年轻人,还得了一份人情,何乐而不为。


虽然那位女人的名声不怎么好听,可是谁在乎呢……


…………


其实为烧烤增味的,不是中药,也不是调料,


而是暗黑的夜晚。


夜晚和烧烤才是永恒的默契。


在这份默契之中,一同尝一口烧烤这样的重口味,就是难得的缘分。


所以林辰和小骨头都格外珍惜这份缘分。


头顶有月,手中有串,对面,还有一个人。


这个夜晚,还要如何圆满?


要知道,一个人来吃串的,都是神经病。


所以两个各怀小心思的年轻人,在这个深夜格外的满足。


没办法,现实中的人情世故就是这么复杂。


“我中了个小奖……“


林辰说道。


小骨头闻言,用处了最好的演技——装作满脸惊喜……


”也就几十万……“


林辰摇摇手,矜持地说道。


‘你放屁~’小骨头心里嘀咕。


“自己留了点,剩下都汇家里去了,算是对我这两年的放纵给了个交待,”林辰有点自豪,他喝了口燕京,表情自然地问道,“对了,记得你前两天在路边捡了一个房产传单来着。”


小骨头点点头,低头斜着眼瞟着林辰,笑呵呵地说道:“对,金蝉西路往西,欢乐谷边,华侨城,单价27800”


要是几十万,你丫好意思问房子?


林辰点点头,张大嘴吃了口大腰子,顺口说道:“明儿个陪我去看看。”


“哥,最小50多平米,小两百万呢。”


“把钱汇家里后,爸妈高兴,加了点积蓄又都给我汇了回来,说是给我在京城的安家费。”


说道这,林辰叹了口气,“以后,两个老人家挣的钱,就都是我那天才弟弟的了。”


天才?


小骨头茫然地看着林辰,你就够天才了,比你还天才的弟弟会是什么样?


“真要买,看这两天涨的有点疯,说不定等等就降了。”


什么是关公面前耍大刀,小骨头这句话就是,在一个博闻强识的大学生面前卖弄可怜的经济学知识。


“要是等它降价了……”林辰好笑地说道,“我也买不到了。”


小骨头好奇:“为啥?”


“因为要限购了。”


“……”小骨头四处张望一番,破落的接到,小小的店面,肮脏的餐组,廉价的肉串和啤酒,“哥,你在和我说国家政策?而且还是没发布的!这哪来的小道消息?”


这地方和听到没发布的国家政策,难道没有一点违和感吗?


“不是小道,是大道,”林辰无所谓地说道,“我有个大学同学是公务员,最关键的是,他爸也是。”


读书,学到的可不光是知识,还有交到的人情!


现实又给小骨头好好地上了一课。


他呐呐地问道:“哥,也就是说以后万一我有钱,还在这地方落不下脚了?”


林辰深深地看着小骨头,像是能看透他的内心一样,轻声道:“有钱和有钱不一样,如果腰缠万贯那么所有的政策都无足轻重;可如果只是普通人那样的有钱……”


林辰深吸一口:“你说的没错,能力不够的人,对这座城市来说,终归是个过客!”


小骨头:“……”


他喝了一口酒,吃了两颗花生米,又趁着林辰不注意,从他面前满满地一把肉签子中抽出几根,放在了自己面前——林辰没发现,吃了半天,小骨头只吃了很少几根肉串。


“别瞎想,以后我吃肉,少不得你喝汤。”


“不早了,歇吧,对,记得明儿在帮我请假,中午陪我去看房。”


…………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两个人向小骨头许诺了未来的好处。


这两个人,水火不容。


穿过老街,溜达到化工路,林辰打了辆黑车扬尘而去。


对他来说,真正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呢,一箱酒精灌倒肚子里,总要发挥出某些作用吧。


小骨头盯着尾灯看了好一会,幻想着这个人将经历的灯红酒绿,才溜达着向按摩店走去。


然后,他站住了。


阴影处,婀娜的身姿走来。


“肉串好吃吗?”


俞小宁笑语嫣然。


小骨头摇摇头,有点点头。


“这么晚回去,会不会吵到别人?”


俞小宁没再问肉串,怕吓到这个小傻子。


听了问话,小骨头眼睛发光,连连点头。


“那就去我家对付一晚吧,别嫌小。”


“怎么会,小宁姐,我睡觉的地方也就一张床,上下床。”


“呵呵~”


十分钟后,俞小宁宅。


再一次来到这里,小骨头发现这个小小的房子已经失去了温馨的感觉。


因为这里到处都是书,以及各种中药材。


过了今晚,小骨头已经知道这个疯狂的女人要干什么了。


什么是杀人不见血。


你在意什么我就剥夺你什么,在你看不见的地方。


所以说,有执念的女人简直太可怕了。


小骨头在心里打着哆嗦,看着那个女人关上卧室门,才松了一口气。


“咔嚓~”


门又被打开,笑盈盈的俞小宁露出头来。


小骨头连忙屏住呼吸。


“对了,门没锁,如果你不怕得病就进来啊~”


那语气,简直……


小骨头忍着悸动,轻声劝道:“小宁姐,你又不缺钱,干嘛不好好治治?”


俞小宁摇摇头,满不在乎地说道:“在治呢,你以为我身上那乱七八糟的并发症是那么简单的吗?”


所以,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小骨头没敢问,这一刻,他终于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对林辰有那么刻骨的恨意。


因为她为了关心她的家人,把那些伤害过她的权贵后代身上的仇恨,全都转移到了林辰身上。


对林辰来说,这简直是无妄之灾。


又活该!


…………


夜色正浓。


躺在沙发上的小骨头毫无睡意。


他用右手摩挲着头发,一个个光电在发间闪过,弄得自己好像异能者一样。


其实没什么特殊的。


那一个个光点,其实就是那道被他一开一合的光门。


他可以随意打开它,何时何地,可大可小。


现在,他只敢打开小小的一点,不敢开大,天知道什么东西会从那里面冒出来。


“……”


似乎想到了什么,小骨头突然起身,打开台灯。


借着灯光,他在散乱在各处的中医书,拿起了一本《中药趣话》翻看起来。


那是一则则关于中药的小故事,没卵用。


放下书,小骨头看到一款女性化的笔记本,没有关机,没有锁屏,掀开就能用。


他想起了和林辰的对话,想起了他的同学,更想起了林辰的学校。


他打开千度搜索,鬼使神差般输入了几个字。


不是林辰的大学名,而是……


种花林业大学。


搜索框有词汇联想功能,在小骨头即将按下回车的时候,下拉菜单出现……


他滑动手指,郑重地在一个选项上点开。


种花林业大学出版社。


…………


当生活有了目标,人生就变得有意义起来。


这是个很简单,却又很困难的事儿。


简单,是因为给自己树立个目标很容易。


困难,是因为冲这个目标努力并不一定会得到好的结果。


或许,这就是网文的金手指题材火热的原因——因为目标就在那里,只要努力终将得到回报!


…………


有目标的努力,并且还是明确的目标,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更何况,小骨头还处在两个争斗中的强人之间,疯狂地汲取着,汲取一切对他有用的东西。


俞小宁:“哇,小骨头看书呢,值得表扬。”


林辰:“不错,人就该不断学习,不断进步,不要学我,堕落了,出不去了。”


俞小宁:“哇,大部头啊,小骨头,你看植物学难道这要去什么原始森林吗?不过书不是这样读的,推荐你看看艾德勒的《如何阅读一本书》。”


林辰:“受过正规教育的人,都没有脱离阅读的。小骨头你不错,不过我更推荐你看格朗宁的《快速阅读》,大部头可不是那么好啃的。”


“……”


生活是很现实的,很多时候付出了就有回报,虽然这种回报一时也见不得好处,但对一些人而言,却终生受益。


从那天晚上之后,小骨头努力生活着。


努力地读书,努力地学习一切,努力地装作小透明,努力地为俞小宁提供情报,努力地给林辰当合格的帮闲。


世间一切,如影随形,又是一片落叶,就以改变人间,人不如故,也随世而改变。


一天一天,眼眸一转,小骨头慢慢地建立浅薄的知识体系。


对此,我们该说小骨头是幸运的。


因为他幸运地认识俞小宁和林辰这样的人,他在来到这座超级都市之后,幸运地选择了正确的处世准则——与世无争、任劳任怨。


尽管他有着自己的小心思,然而这点小心思在那些都市人来说,只不过贻笑大方罢了。


他是人们生活中的配角,是别人生活中的点缀,所有他得到的教导、传授,并不是出于好心,而是人们在向他显摆着什么。


没人会让小骨头承情,因为在那些连他们都记不住的话语中,小骨头那认真聆听、顺带仰慕的样子,已经满足了他们所有的虚荣心……


于是,小骨头的进步还在继续着。


俞小宁:“你竟然啃下了这本南方植物,可以啊~不过你学到了什么?”


林辰:“《药用植物》?小骨头,你时间已经富余到可以随意浪费了吗?还是说在当按摩师的同时,你还想当个赤脚医生?”


俞小宁:“看一本书之前,你必须要学会思考,思考读它有什么用处?这比较考验你的逻辑思维能力,推荐你看看《金字塔原理》,建立一套属于自己的结构化逻辑思维。”


林辰:“《金字塔原理》?小骨头,我建议先看《麦肯锡系列》,学什么不重要,学以致用才是王道!”


小骨头:“……”


人与人的差距有多大?


小骨头不知道,他只知道,他与按摩店技师同事们的话越来越少了,与林辰、俞小宁的共同话题越来越多。


他更不知道,如果现实社会真的有阶层分化的话,他已经在潜移默化中,完成了一次奇迹般的阶层跨越。


可依旧处于底层。


因为这是现实世界,如果阶层存在,那一定不会以知识的多少来划分,而是……


金钱!


小骨头依旧很穷,他的落脚处还是可怜的上下床,那儿点弹丸之地,只能让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挥舞着右手,然后呆呆地看着那空中美轮美奂的光点。


然后,什么也做不了。


不,其实他也偷偷做了一些事情。


…………


某个深夜。


集体宿舍,大卫生间。


锁好门,堵好凳子,确定万无一失后,小骨头挥舞右手,像是在空中作画一样,在空中画出了一道圆形光门。


随后,他拿起一根开刃的钢筋棍子,怼着光门一顿乱捅。


捅完,放下钢筋,拿起准备好的中型塑料桶,桶里是驱蛇虫药物,网上买的,他往光门里一通倒。


然后,关上光门,把大卫生间恢复原状,按下冲水,默默地转回上下床,睡了下来……


他还能再做什么呢?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