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重生之再见昆仑 > 第三十四章 涨价

第三十四章 涨价

作者:草木久久 返回目录

PS:谢谢‘一粒荔枝’书友,非常感谢您的鼓励。


“……”


房间顿时安静下来。


“小颖,你说什么?”


姑娘们难以置信地看着李颖,这可是麻药刚过的一天,怎么会……


“我是说,我不疼了!”


李颖郑重地说道。


这三人是她的闺蜜,很好很好的那种,而且是其他运动项目的,和她毫无利益相关,所以她愿意实话实说。


“……”


房间扎眼就变得空荡荡起来。而已经走出疗养楼的古同,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得到了三个年轻靓丽女运动员的联系方式。


古同会因此出名吗? 记住网址m.9biquge.com


不会!


多少个比他还传奇的民间老中医都没有,何况是他。


古同只是觉得,刚刚开业没多久的工作室,离第一次涨价已经不会太远了。


未来,他的时间将会越来越值钱!


一丝笑容浮现在他的脸上,接着,脑海里又想起刚才那洁白的大腿。


人类,是欲壑难填的生物。


当基本生存需求解决后,总会想要更多。


所以当地球上的吖吖在解决玩温饱和安全问题的同时,古同却更进一步,这一步绝不是单纯地为了繁衍后代,而是古人说的那样……


饱暖思**。


…………


529106元。


古同很有钱。


如果没有意外,他还将继续有钱下去。


因为工作室的口碑在发酵。


古籍与光门的结合,正在显现巨大的威力。


第二天,当第三个非垡头客户要求办卡、并且还是最大一万额度的时候,古同关闭了后台预约选项。


麻烦俞小宁请来一位大神——在垡头街道办养老的高级会计师,在人家的精确计算下,古同决定涨价!


“这就涨了?”


按摩20分钟毕恭毕敬地送走大神,古同听到俞小宁的问话。


“不涨不行了。”


古同揉着眉头,苦笑道:“与其让办卡的老顾客预约都约不上,还不如提高价格放慢新顾客入场的时间。”


俞小宁闻言,突然想到这两天因为约不上,亲自找来抱怨的顾客,担忧地问道:


“老客的价格也跟着涨吗?”


“不会。”古同坚定地说道,“不过我会增加专项服务,譬如颈椎、腰椎深度护理,时间减少到20分钟,价格则变向增加。”


俞小宁问:“多少?”


古同答道:“238!”


俞小宁无语,这价格在垡头能卖出去吗?


不过她知道,古同的工作室已经出圈了,随着口碑的发酵,工作室的顾客早就不局限于小小的垡头,这里离国贸很近,华侨城、山水文园、中海安德鲁斯等高端住宅分部周围,甚至还有个高尔夫庄园。


垡头很穷,但京城很富。


古同的手艺真的很好!


俞小宁自己都不得不承认,被古同按过一次,就有点欲罢不能。


她向工作室屋里瞅了一眼,耀辉正开着移门认真地为顾客按摩,古同的移门关闭着,显然里面正有个顾客在呼呼大睡。


“其实你该换个大点的房子,仅仅能帮助人深度睡眠,就有人愿意花大价钱了。”


“已经有人花钱买睡眠服务了。”古同点头说道,”晚上下工后顺道去一趟华侨城,两个让人入睡的活儿,一次500.“


“那你更应该租个大房间了,再找几个小工,不用给他们看古籍,教几个诀窍能应付散客就好。”


“……”


古同沉吟片刻,才坚定地摇摇头:“不!在垡头,我人面儿熟,还因为有你,才没人找我麻烦,出去了,先不说同行之间的问题,我也没时间搞定社会面遇到的问题。”


俞小宁无奈道:“还想着你的野生动物呢?”


古同哭笑不得道:“小宁姐,多少年前的事了,你怎么还想着呢?”


“那你屋里以前挂着的弓箭是做什么的?”


“给射箭馆装修过,人家送的,再说早卖了。”


古同当然没卖,而是容易引起误会的东西都被扔进了光门。


“好吧,我就当没有野生动物这茬子,那你买油锯干啥?别说你没有,五金城的小领导跟我舅舅说了。”


“……”古同沉默。


“说话呀。”


俞小宁不是好管闲事,她是替古同担忧,这个朝夕相处十年的男人是她看着成长起来的,她不希望在他有一个光明未来的前夕,出什么事情。


“给别人买的。”古同违心地说道。


俞小宁认真地看着古同的眼睛,严肃地问道:”你保证。“


“我保证!”


俞小宁终于松口气,拍着胸脯说道:“别怪我多管闲事,其实你那个工作间里的机器就很危险,我见你兴趣很大也没多管,可伐木,你知道每年伐木死多少人吗?”


“知道,”古同深吸一口气,笑道,“摔死的,砸死的,在美利坚和毛熊都是最高危的职业。”


砸死的,被伐倒的巨树砸死的,还有被黑寡妇砸死的。


这里的黑寡妇不是人的代号,也不是毒蛇,而是枯死的巨树,取这个代号的原因就是因为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倒下,砸到自己。


听到古同知道,俞小宁终于放松下来:“那我就放心了,砍树没关系,被抓紧去挨罚也没关系,毕竟我能找关系,但冒生命危险干那些事就不值得了。”


古同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小宁姐,这里是京城,到处都是钢筋水泥,没有树。“


“你家乡有树!”


俞小宁白了他一眼,“好了,趁着还有时间,来我屋给我按按,再让我好好睡一觉。”


“得嘞。”


…………


离开那具惹火的娇躯,古同又为余下的顾客做完服务,便回到了仓库家。


时间还早,在深夜睡觉前,古同至少还有五个小时在异世界的工作时间。


时间异步的问题以被他尝试着解决,通过控制手里光门的大小,古同能在十天里,有九天让水蓝星的夜晚对应光门里面的白天。


五金城新采购的东西已经到货了,龙门锯却还需要一段时间。


种花家工业体系的效率再高,也不可能为古同这么小客户定制来加班加点,所以他还需要等待。等待之余,他还要解决龙门锯的收货地址、各种首尾、以及为买那东西找一个完美的借口。


虽然没人关注他这么一个普通人,但有备无患也好,不是吗?


按照安全守则,古同穿戴好。


背着标枪,拿着弯刀,拉大已经探测好的光门,古同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水蓝星一天的工作结束了。


但地球上新的一天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那里有一座原始森林,各种奇怪、诡异、凶猛的动植物,还有一个……


精灵般的人儿。


…………


这个构思两年的故事还将继续下去,虽然成绩差到离谱,但我愿继续写着,写给还在读的您和喜爱故事里的角色的我看。


如果您有闲,就投下推荐票,谢谢了,给您添麻烦了。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