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重生之再见昆仑 > 第三十五章 工作

第三十五章 工作

作者:草木久久 返回目录

对痴情的男儿来说,每个女人都该是人世间的精灵。


无关美丑。


只在内心。


…………


筒子楼的夜晚很安静,因为工作室开业,和白天熙熙攘攘地热闹场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俞小宁睁开了眼睛,当古同走出家门的时候。


她没有睡,确切地说,粗心大意的古同只给她进行了全套调理,但没有让她进入深度睡眠。


他是忘了还是故意的,俞小宁不在意,她只知道,当按到身体一些部位时,那双手是颤抖的。


就算为她按摩了那么多次,那双在别人身上稳如老狗的手,总是颤抖的。


自己在他心里和别人不一样,俞小宁无比确定,但在那个男人的内心里,自己也就仅仅那点不一样罢了。


男人在控制,控制不对自己有更多的想法。 记住网址m.9biquge.com


俞小宁有一点不知道,那就是古同每天如同苦行僧一般的生活,到底图个啥?


忙碌了一天,下班就把自己关在仓库家里,捣鼓他的木工机器,又或者其他古怪的爱好,没有其他社交,认识的异性中除了自己就全都是有利益关系的女业主、女顾客。八壹中文網


要知道,他都快三十岁了,他不着急吗?家里不催吗?


哦,他有个傻爸爸,家里没人催。


这样的古同,对俞小宁有着很大的吸引力。


她早见惯了时间的繁华精彩、龌龊冷酷,向往余生中最后的那一份平淡。


她希望有个男人陪伴,像古同这样老实宅在家里的就更好了,没事能吵个嘴,更多的时候能在忙碌的人群中闲适地牵手而行,然后便是柴米油盐的平淡生活,或许还能养个狗。


余生如果能这样度过,那将是多么美好啊~


睁眼的俞小宁就这样向往着,然后,她的眼神暗淡下来。


自己,终于为过去的放纵付出了代价!


叹了口气,俞小宁不愿多想,她拿出手机,上面有很多未读信息,全是胖姑娘李颖发来的。


女人对男人可以有无数种情绪。


好奇,是最严重的一种。


看着信息里,胖姑娘对有关古同的各种询问,俞小宁的脸上,闪过难言复杂的神色。


…………


穿过光门,古同巡视一圈落脚地。


钢丝防护网完好无损,几处明显撞击留下的轻微变型都不用修复,很结实。


他背上农药喷箱,沿着落脚地向外喷洒一圈草铵膦。


其实放火更简单,可十年来的经验告诉他,这座森林里的生态系统是防火的,向往中的森林大火可能永远烧不起来。


那就草铵膦吧,照样能让这里寸草不生。


包括吖吖草。


喷完药,放好喷箱,古同用钉耙和铁锹开始平整地面。


高的地方铲平,低的地方填土,篝火留下的草木灰在这时起了很大的作用,并为古同省下了许多钱。


落脚地不大,但那是相对森林来说,对古同绝对不小,等地面平整完,他的衣服已经干了又湿两遍。


接着,就是木工工具上场的时间了。


高大乔木掉落的枝干虽然不是主杆,但相对于水蓝星上的大树来说,绝对不小。


他从光门中拉出准备好的手推车,上面是各种快递包裹。


首富缔造的现代商业物流体系,让无数网购商品能达到次日达和隔日达的高效率。这是古同对那个人少有的正面看法。


拆开京西商场买来的《木材材积速算速查》,古同按照树干的种类查询计算一番,便打开油锯,按照预定的尺寸切断。


再挑一些稍细的树干,把一端加工成尖锐模样。


然后接着拆包裹。


现在,短视频里有许多很火的户外主播,国内的,国外的,很火。这些人走到户外,抛却了所有现代化产品。古同却和他们相反,他恨不得把所有现代化工具都搬进来。


古同一点也不介意有一台特雷克斯RH400,开着那座七层楼高的世界最大挖掘机,把这座原始森林给突突平了!


一个方形、一个长方形包裹被拆开,组装,一台大功率四冲程的挖坑机就装好了。


加油,开机,挖坑,一气呵成。再把四颗树干插进深深的坑里,撒上草木灰,放上石块,埋好。


话说在落脚地附近找石头真难,在城市里更难,好在古同的一项兼职是装修工人,以前的工友赶上一家胆大包天的业主砸了钢筋混凝土的墙面,被古同包圆偷偷扔进光门,因此,他还挣了三百块钱的垃圾清运费。


接下来是卷扬机上场的时间了,通过滚轮轴承改变钢缆的方向,他把四颗稍粗的枝干以简单榫卯结构支在四根立杆上,于是一个结实、简单的置物架就做好了。


置物架是为了放置那十几棵巨大的树干,按照卷扬机的功率,古同需要把它们切成两半,切好的长度也正好是订制中的龙门锯加工尺寸。


操作很麻烦,卷扬机以及它变向的钢缆也有一定的危险性,此刻古同特别渴求有一台叉车,又或者半电动液压堆高车。


可惜那么大的家伙对目前的古同来说,他还没理由买,买了也没地方放——那么大的家伙开进仓库家又消失不见怎么解释?


只有等到龙门锯做好后一块解决。


现在,只能依靠卷扬机了,好在它是国产名牌产品,古同在很多工地上都看过这个牌子,不过那是重型卷扬机,古同的这个是一字型。


在它的辅助下,古同把所有树干拉到架子上,此时,他在森林里的工作时间已经结束了,古同很遗憾没有完成树干扒皮,只等将来了。


按照国际木材市场的批发价格,这十几棵粗大的树干能值几千块钱,如果在零售市场,那么价格上万!


三个小时,一万块钱,古同不算白干。


打开光门,古同环视一圈落脚地。


平整的地面,摆放整齐的各种工具、物料,巨大的木架和粗犷的木材,整洁有序。


落脚地外,是幽深的原始森林,那里不辨方向,如果没有参照物,在那里很容易迷失,所以在无人机到来之前,古同什么也不能做。


下一步的扩张,对这座原始森林的第二次冲锋,需要无人机的辅助。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