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重生之再见昆仑 > 第四十章 现实

第四十章 现实

作者:草木久久 返回目录

金钱几乎是万能的。


没有金钱换来的一身防护服,古同能被那群野猪怼死。他爬不了,有那本事也没那胆子,想探索森林只能靠金钱一路横推。


金钱也能换来感情,在消费主义横行的当代社会,在纯真美好的爱情故事都需要金钱来维持:


柴米油盐是最基本的,偶尔下个馆子,再生个孩子,上学问题是不是得考虑考虑?


金钱是底气,古同的底气。


是古同早早起来,没有让工作室提早营业、反而大老远跑到体育路赴会的底气。


垡头,充满烟火气的早上。


古同走出仓库家,锁好两道门。碰到出门的邻居们都古怪地看了他一眼,都不明白好好的一个住宅,为什么非得留着那个卷帘门干啥。


古同才不会解释,他只需要邻居们习惯他的各种古怪行为就好。他绕过筒子楼,来到楼旁边绿化带的人行道上,那里不是行人的,是停车的。


把GL8开上主路,又下车跑到犄角旮旯的地方,开出一辆破破的电三轮占住停车位,古同才重新回到爱车里,启动出发。


住在垡头有许多好处,物业费几乎没有,停车位也不花钱,只要你能找到停车的地方,要知道,隔壁经适房翠城,一个月停车就得花上400块钱。 首发网址m.9biquge。com


生活在大京城,啥都要钱。


时间还早,京城的早高峰还在酝酿中,走过劲松、穿过光明桥,古同一路畅通地来到体育馆路。


在京城开车最好停着103.9,交通广播的两个逗比主持人话语不时让古同哈哈大笑,再加上无人机已签收的短讯提醒,让古同带着很好的心情走进了训练基地。


人们都说物极必反,果然,古同的好心情只延续到胖姑娘的房门外。


“你是谁?”


警惕的目光,质问的语气,让古同的好心情荡然无存。


他皱着眉看着面露不善的男人,犹豫着掏出一本资格证书,国家职业资格二级、按摩技师证书,医学院大专三年按摩专业就能拿到的证书,古同这样的野路子用了整整七年。


这是按摩业的最高等级证书,如果没有这本证书,李颖也不会争得父母和教练的同意,让古同参与到她的复建中来。


古同以为这个男人是教练。


结果不是。


“按摩技师?”


恍然又不屑的语气,让古同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咋地?”


男人很壮、一身肌肉,各自比古同矮一头,让人联想到健身大神吕小军,人家是练举重的。


古同猜测,这可能是胖姑娘的队友。


古同并不怕他这一身腱子肉,因为那是练出来的;而自己隐藏在不显壮的身躯里,是干出来的强健。


他可是花了9块9,在网络购物买了全套搏击教程呢。


不怕归不怕,如果在往常有人耻笑于他的职业,古同并不会在意,他从不羞于自己的职业,但在今天,在他即将攻略的姑娘家门口,被人用这么鄙视的语气称呼,一种难以言诉的异样在心中升起。


“没啥。”


让古同失望了,或者说古同的圈子还不会有什么装逼打脸的事情发生,健壮男人松了一口气,把脸上的轻视隐藏,笑着指了指房门道:”你请。“


古同没搭理他,径直敲了敲房门就走了进去。


“他找你麻烦了?”


躺在床上的李颖问道,显然,她听见了外面的动静。


“不算找麻烦吧,就问了问我的身份。”


古同从不觉得自己的职业有什么问题,直到今天,那个男人脸上轻浮的样子实在让他难以释怀。


这个他的经历有关,十年来,无论是按摩师还是简直小工,他接触的、做的,全都是伺候人的工作,林辰有点奇葩,俞小宁看透世事,也没有跟他交流过这种事情。


可当古同第一次跳出垡头、跳出他的常规圈子时,问题来了。


问题很难解决,无论他的工作有多赚钱,都需要他花费时间去适应……显示问题。


床上的李颖松口气,向古同招招手,笑道:“没事就行,快点吧,别耽误你工作室开工。”


说完,她就掀开脖被,露出紧身齐屁小短裤,不再是那天的卡通小内内,虽然更具诱惑,但露的地方确实要少多了,也方便了古同的按摩。


古同没动,直到李颖的闺蜜匆匆进门,才开始洗手换装。


“得嘞。”


上门服务时,如果顾客是年轻女性,他从不与之单独相处,顾客必须有人陪伴,而他的手机也时刻录着音。


2018了,火热的自媒体短视频让他有了危机意识,就算面对让他有点心动的姑娘,也不例外。


把按摩巾改在白白的、肉乎乎的大腿上,古同一边寻穴一边不经意地问道:”那个男人?“


“男队队友。”


李颖撇撇嘴,回答道。


“对你有好感?”


“怕的就是他对我有好感,”李颖闷闷地说道,“我膝盖受伤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他!”


古同惊讶地顿了下,他以为李颖的上是训练时的意外呢,没想到……


总听说体育界有点龌龊,没想到会这么……


“不是你想的那样,”李颖见古同的表情,连忙解释道,“是我队里的姑娘对他有意思,而他却对我有意思,那姑娘就在我训练时动了点手脚。”


“事就算了?“


“队友被开除了。”李颖耸耸肩道,“刚才也和他说开了,以后会离我远远的,否则我父母也不会放过他。”


古同回想了下刚才那个男人的相貌,笑道:“小伙子长得挺精神的。”


“人家还是男队老大,报送全国选拔赛的。”李颖不屑道,“可是那又怎样,他的成绩也就那样了,没什么大出息。”


“啥意思?”


“外地人,特招入京,除了户口在京城是个优势外,成绩不出头,一辈子在京城都买不起房。”


“……”


古同一边按摩,一边轻声道:“我也是外地人。”


李颖大大方方地笑道:“你一个月挣的钱秒杀九成京城人,古同,小宁姐说你在这里生活了十年,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那不是……”


“我明白,那不是歧视,”古同点着头,轻轻地说道:


“是现实。”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