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笔趣阁 > 护花高手在都市 > 第2668章 我跪下来让你杀

第2668章 我跪下来让你杀

作者:心在流浪 返回目录

最新章节!


“这下总得死吧!”


远处,湖畔别墅的顶楼,有三道人影正在眺望着门口这边的情况。


其中有个肥硕的中年男子看着远处的爆炸,不由得拍手叫了起来。


他正是白万邦的大儿子白千雄,之前因为丽丽娅那个女人,跟夏天有过冲突,结果不但失去了一个十分珍惜的野人保镖,还被白万邦勒令回家闭门思过。


既然这人出现在这里,显然是直接无视了白万邦的话。


“死了也好,没死也罢。”站在白千雄身后的一个青袍男子不屑地说道:“白老弟,只要有我在,此子就不足为虑。”


白千雄听着这话,不由得宽心说道:“那是当然,马兄可是天山派黄掌门的大弟子,身份何等尊崇,实力也无比强劲,岂是那种野路子的贼种可比的。”


“那小子确实也有些本事。”青袍男子摆了摆手,并没有因此自傲,“我的师弟黄铁蝉很可能是死在他手上,这件事必须找这小子问个清楚。”


白千雄感觉十分疑惑,随口说道:“铁蝉我也见过,修为虽然稍逊你一畴,但应该也不至于被夏天杀了吧。”虽然他已经领教过夏天的厉害,但是潜意识里仍旧没有把夏天当回事,主要是夏天的言行并没有太大的逼格,总给懒洋洋的,让人有一种,好像只要再认真一点


点,再提升一点点……就能够反杀的感觉。 一秒记住http://m.9biquge.com


这时候,立在两人身后的红裙女人忍不住了:“喂,你们两个难道一点也不关心白千明的安危吗?”“有什么好担心的,那小子早就怀有二心,还以为我不知道。”白千雄冷哼一声,语气十分不屑:“我若不算计他,他便迟早会算计我。现在让他跟夏天同归于尽


,其实还算是抬举了他!”


红裙女人摇了摇头,忍不住感概道:“果然世家大族中人都跟畜牲一般,别说人情了,甚至连半点人性都没有。”


“说得好像你不是世族大族中人一样。”白千雄不屑地瞥了这女人一眼,“于仙姑,我找花重金请你过来,可不是听你来骂我的。”


红裙女人轻笑道:“哎,说得也是,收钱办事,其他的也跟我没什么关系。”


“果然没死。”青袍男子蓦地瞳孔一缩,看向远处,“不过,那条大汉是什么人?”


“大汉?”白千雄听到这话,不由得心生疑惑,然后移目过去,看到的情形却差点没让他吐血:“那本是我的保镖达罗茶!极少见的雪山野人!”


不远处,夏天和杨珊仍旧安然无羔,不但没有死,身上甚至没有半点损伤。


这回倒不是夏天出手了,而是有人忽然出现,护住了他和杨珊。


“咦,铁金刚,你、你没事吧?”杨珊看了一眼挡在她和夏天跟前的巨汉,赫然是夏天之前收的小弟,以前叫达罗茶,现在改名铁金刚,小名叫小黄。


铁金刚闷哼一声,没有说话。


夏天笑嘻嘻地说道:“小小羊老婆,你放心,小黄他皮糙肉厚,这点程度的爆炸伤不了他的。”


“哼!”铁金刚沉喝一声,蓦地猛力挥了一下双臂,瞬间把周围的热力与残焰给挥走了。


至于白千明,已经残了大半边身子,倒在地上,眼睛瞪得极大,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但是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拿人命当儿戏,那些人真是毫无人性!”杨珊看到白千明的惨状,即便她也很鄙夷这个人,但是也万万想不到有人竟然能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


夏天撇了撇嘴:“白痴是没有人性的,就他们那点脑容量也就只能装点废物了。”


“老公,绝对不能放过藏在他背后的人!”杨珊恨声说道。


夏天随口说道:“当然不能放过,而且要让这些白痴知道惹怒我的下场。”


杨珊点点头:“走,我们先找出那些人的藏身之处!”


“不用找了,他们就在那儿。”夏天随手指了一个方向。


杨珊顺着夏天指着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看到远处的一栋湖畔别墅上,立着三道人影。


其中一个人相当眼熟,杨珊冷声道:“居然是他,之前白老不是让他闭门思过去了吗?”


“他没去。”沉默良久的铁金刚忽然开口说道:“而且他还去找了帮手,那一男一女不好惹。”


杨珊有些意外地看了看铁金刚,又问道:“你知道那对男女的来历吗?”


“知道一点点。”铁金刚闷声闷气地回答:“男的是天山派的人,女的是蜀中深山里的仙姑。”


“天山派?”夏天倒是稍稍有点印象,不过也并没有放在心上:“看来是要挑个时间,去天山一趟,把那些老是想找我麻烦的白痴干掉了。”


杨珊却是对那个所谓蜀中山里的仙姑起了疑心,问道:“这仙姑是干什么的,是修仙者吗?”


“不是,也是吧。”铁金刚摇了摇头,他下山没多久,所知的词汇不多,一时不知道怎么表达。


夏天漫不经心地说道:“无非就是装神弄鬼的人,小小羊老婆不必在意的。”“既然能被白千雄请过来,肯定是有些本事的,还是小心为上。”杨珊知道夏天很厉害,但是她也不能随时随地都靠夏天,需要尽快学会跟别人战斗,这样才有可


能在未来某个时刻帮得上夏天。


那三人显然也发现了夏天和杨珊的目光,青袍男子蓦地伸手出去,点起食中指了指夏天,微微一勾,轻蔑之意不言自明。


于仙姑颇有些不解地说道:“马铁河,你这是做什么,要是惹怒了他,你未必能讨到什么好处。”


“要的就是惹怒他。”青袍男子脸上挂着冷笑,随手指了指近前一个小水潭:“他如果因此被激怒,然后直接冲过来,那就最好不过了。”


白千雄瞬间明白了青袍男子话里的意思:“马兄,你是说让他尝尝潭中无色重水的滋味?”


“这个水潭里的水有什么特别的?”于仙姑有些不解。白千雄随口说道:“这个小石潭是引沁月湖的水,那里的水可是古怪的很,既有灵气,但也诡异,如果不懂其法,直接从水上过去……呵呵,那就有意思了。我们


白家也是死了十几个人,才弄明白其中规律。这个夏天,如此莽撞。 ”


“试试呗,反正又不损失什么?”青袍男子笑了起来,“要是奏效了,那岂不是省了我们一大半的麻烦。”“好主意。”白千雄胖眼微眯,也笑了起来,大声冲夏天喝骂道:“夏天,今天你死定了,谁也救不了你。如果你现在过来,跪下向我救饶,也许我可以考虑饶你


一命。”


杨珊气得直咬牙:“这个人真是奇葩,之前放了他一马,现在不但不感恩,竟然还说出这种话来!”


“小小羊老婆,不用跟死人生气。”夏天摇了摇头,颇有些不大理解:“小小羊老婆,这个世界那么美好,你说为什么总有人赶着找死呢?”


“可能他们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主人吧。”杨珊一脸淡然地回答。


铁金刚伸手指了指横在不远处的水潭:“这水有……古怪,过、过不去。”


“过不去?”杨珊愣了一下,不明白什么意思。


铁金刚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只是重复那三个字:“有古怪。”


“老公,我过去看看?”杨珊冲夏天说了一声,随即上前几步走到那个石潭边上。


刚一靠近,立时有袅袅水汽扑面而至,模糊了她的视线。


这些水汽好像是活的一样,粘上之后,就凝成了水珠,这些水珠又很快就连成了一片。


不到半分钟,杨珊整个人就被一道水幕给包围了起来。


接着,杨珊就感觉到了不对劲,那些水汽竟然开始往她的身体里渗,每一次呼吸都变得沉缓起来。


“嗯?”


这时候,杨珊想撤退已经晚了。


水幕已经将她彻底圈了起来,而水潭里的水汽仍旧源源不断地粘上来。“哈哈,那个女人真够蠢的。”白千雄在远处看着这场景,不由得拍手笑了起来:“竟然敢以身犯险,还是未知的危险,真是活该。死了好,直接这么溺死在水汽


里最好。”


青袍男子倒是不无怜惜地说道:“那女子倒是长得极美,可惜了。”


“确实可惜,这女人美是美,可惜却死心踏地地跟着夏天。”白千雄恨恨地啐了一口浓痰,“还是死了好。”


啐完之后,仍旧不解气,朗声冲夏天拱火道:“夏天,你的女人快死了,你却毫无办法,你还称什么天下第一,不过是狗屁。”“夏天,你也不过如此。你若有种,那就现在过来,你敢过来吗?还是说你不敢过来,或者说你过不来?你要是能过得来,老子当场给你跪下让你杀,哈哈哈哈哈


哈!”


下一秒,夏天身形一闪,瞬间破开水幕,搂着杨珊出现在了白千雄的身侧。


“你刚说什么?”夏天笑嘻嘻地问道。


白千雄的笑声瞬间戛然而止,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扭头看向夏天:“你、你……”夏天懒洋洋地说道:“你刚才说要跪下让我杀是吧?”